顶点小说 > 开局修为全靠赌 > 第二卷 纸界代理人 第五十五章 东巩城

第二卷 纸界代理人 第五十五章 东巩城

 热门推荐:
    韩长命离开郭府之后,便走到了郭北镇附近的一座无人荒山,寻找了一个石洞就躲了进去。

    他在洞中盘膝而坐,服下了药瓶中仅剩的那粒解药,而此刻神人二八就站在他身旁,替他护法。

    这解药见效很快,一下肚后,就如同暖阳融雪一般,让体内的毒性在快速的消退,同时皮肤上的毒斑也在淡化着。

    然而,这个过程只持续到一半,就彻底中止了下来。

    “这……怎么才解了一半的毒?莫是这解药还有保质期不成?”

    韩长命疑惑的说道,毕竟这解药也不知放置在神像腹中有多少年了。

    这让他猛然想起梦里的那位‘山茶’,在诅咒他解毒只能解一半。

    “莫非这梦中的诅咒还能在现实中生效?”

    韩长命全身一哆嗦,感到不可思议,也感到不寒而栗。

    “非也,这就是皇族阴毒的地方,解药只能解一半,你想想,皇族怎么可能会真的放过他们的仇敌呢?”

    八卦精解答了韩长命的疑惑。

    “关于这药只能解一半毒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说?”

    韩长命满脸黑线的盯着文王八卦,目中杀机一闪。

    “啊这……我要是早说,你还会这么卖力的去找解药吗?”

    八卦精感受到了韩长命眼中流露出的杀意,吓了一跳,赶忙解释道。

    同时它的身体,也就是那个陈旧掉漆的罗盘,居然被吓得震动了一会儿。

    “这东西还有震动功能?”

    神人二八见状,脸上悄然掠过一丝红晕,她的相貌已经比三年前在秘境里刚苏醒时要高大而成熟了许多。

    对于这样的结果,韩长命虽然感到有些遗憾,但转念一想,人生不如意之事何其之多,他的运气从来就没怎么好过。

    昔日冲刺筑基期卡在百分之九十九,现在解毒也只解了一半。

    不过,能解开一半也不错,至少暂时不会有生命之忧,还重新恢复对气海的控制。

    他终于重新掌控了炼气期七层的灵力,虽然这些灵力还有些迟滞,同时,他腹中的饥饿感也消失了,因为辟谷状态又重新生效了。

    他直到现在,才感到心里踏实了,他终于能够从气海内随意的调用灵力,而不需要服用李其薇给的丹药来产生灵力。

    接下来,韩长命掏出一张周国地图,这是不知道从秘境中的哪位弟子身上搜刮得来的。

    根据地图的标注,在郭北镇往北不远处,一条自西向东的大河,只要走这条水路,就能途径许多大城市。

    韩长命的目标是东巩城,在他还身处卜仙门的时候,就听说这东巩城炼制的丹药名闻天下,周国的许多顶尖炼丹师都喜欢在那儿开宗立派。

    此刻的韩长命并不想再回镐京,李其薇身为师兄者,都劝自己不要去管包打听师弟的被杀案,这让韩长命还能说什么呢。

    他要远离镐京,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杀了周皇子,虽然已经过了三年了,但若哪一天被周皇室发现是他干的,那就麻烦了。

    镐京这个是非之地,同时韩长命身上的秘密太多,更何况如今他的毒性才解了一半,必须尽快去东巩城找解药,这才是当务之急。

    话说他之前到了镐京后,一直没有向卜仙门内联系,时间都过这么久了,卜仙门很可能会以为他在去镐京的路上被人杀害了。

    这样的话,韩长命的家人不会受到卜仙门的惩罚,反而会得到抚恤金。

    后来果然如韩长命所料,卜仙门在得知韩长命‘失踪’后,善待了韩家之人,对他的家人多有照拂,以至于韩家大富大贵了几代人,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韩长命买下一艘渔船,乘月而行,顺着滔滔大河一路东去。

    他坐在船舱里,手持一葫芦的灵酒,喝了几口,居然有些不胜酒力。

    这酒,是他从郭家离开时,看到郭卢重伤在身不能喝酒,便向他讨要了郭府里的这瓶灵酒。

    他又饮了几口,居然酩酊大醉,真是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睡梦中,他梦到到十六岁那年,他遇到了梁纯真,当时她一身淡妆,温婉清秀,眼眸还蕴含着一泓秋水。

    而今夜,她的模样随风潜入韩长命的梦中。

    他一刻都不曾拥有过她,却感觉已经失去了她很久很久。

    渔船顺河而下,走了几百里的水路,途经许多小城市,但韩长命都没有停留,一直开到了东巩城才停了下来。

    韩长命放眼望去,只见河面千帆穿梭,岸上行人如织,这大河两岸真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而这条大河居然是从东巩城中心穿城而过的。

    这绝对是不亚于周国都城镐京的一座繁华巨城!

    韩长命弃船登岸,此城仙凡混居,他找了个人稍一打听,便知道在这东巩城的玄武街上,有许多仙人在此开店,而当地凡人早已经见多不怪。

    他的储物袋里还有一万多灵石,但走到玄武街之后才惊讶的发现,那些救命类的丹类真是奇贵无比,一万多灵石居然都买不了几瓶。

    韩长命已经好久没有体会过囊中羞涩的感觉了。

    他算了算时间,龟盘对自己长达三年的封禁期,应该已经过了,如今气海也能够与外界沟通了,这意味着,他只要卖出自己炼制的子盘龟壳,就可以重新获得别人用修为投注比赛而产生的抽水。

    于是韩长命找了一家比较大的拍卖行,寄拍了三个子盘龟壳。

    这些龟壳是他还在卜仙门的时候炼制的,总共炼制了几十个,只要有人用这个子盘来投注,手持祖师爷龟壳这个母盘的韩长命,就能够获得修为。

    韩长命在东巩城一处民宅里借宿了好几天,他并没有去参与拍卖会,而是直接等待拍卖结果出来。

    令韩长命没想到的是,每个龟壳居然都拍出了两万灵石的天价,这让他一下子得到了六万灵石,这真让韩长命瞠目结舌,看来修仙界的有钱人还是非常多的。

    韩长命因此又花了大半的灵石来购买丹药,结果悲剧的是,不论什么丹药都对无色鸩毒没什么效果,而且他还因为服药太多而中毒了。

    他上吐下泻持续了整整两天时间,然后他又花了好几天的时间进行打坐恢复,身体才缓了过来。

    这一日,韩长命想再去玄武街,看看有没有其他丹药。

    这段间时以来,他这位神秘土豪不论到哪一家店,都会被对方按最高规格来接待,整条玄武街的人都在私底下称韩长命为‘氪金大佬’!

    只是由于韩长命从不说自己是中什么毒,而且他皮肤毒斑也淡化了非常多,所以没人知道这位‘氪金大佬’到底是中了何毒,于是那些炼丹师也就无从对症下药了。

    “小兄弟,贫道乃是三聋道人,可否让老道来帮你算个命,你算什么?”

    忽然一声苍老的声音从韩长命背后传来。

    “我怎么感觉有人在骂我?”

    韩长命转身一看,原来是一名老道,虽然看不出他的修为,但身上却充满着让韩长命感到危险的气息。

    修仙者的直觉一般都挺准的,所以韩长命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快步的走开,想离开这里。

    结果走了一会儿,他感受到脚下这条街的不对劲之处,怎么走来走去,都是在这条街上?

    似乎这条街没有尽头似的。

    “我们中了厉害的阵法了,对方至少是结丹期以上的,要不要我帮你一起对付他?”

    灵兽袋中的神人二八,用神识传音来提醒韩长命。

    “不用,若真是中了结丹期强者的埋伏,你现身出来,除了送死并没有什么意义,不如继续躲起来等待机会!”

    韩长命心里清楚,这神人二八的实力只是相当于筑基初期,对方现在可是结丹期高手,更是把他困在了阵法中。

    这种情况下,他已成笼中之兽,惟有等待机会才能反咬对方一口,此刻的以死相拼显然不是最优的选择。

    “小兄弟,你要不要拜读一下我写的功法呢?”

    说话之人是刚才遇见的那位想帮韩长命算命的老道,没想到居然是这位老道设下阵法困住了韩长命。

    “是你用这个阵法来对付我的?另外,‘拜读’这个自谦词用在作者自己身上不合适吧?”

    韩长命面色如常的问道。

    “你问得太多了,而且你问的都不是重点,你只需要知道一点,你若愿意拜读我的巨作,我可以考虑放了你,而你若不愿,我现在就送你早登仙界!”

    三聋道人眼中凶光一闪,然后他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本《在世真龙功》,扔到韩长命的手上。

    韩长命知道与这个结丹期的疯子硬拼不明智,倒不如先顺着他的意,看看这功法写得如何。

    结果韩长命翻了几页,感到满头黑线,心中暗道“这不是功法书么,怎么还写起家庭婆媳矛盾了?而且写的杂乱也就罢了,怎么儿媳妇还喊婆婆为‘岳母’了?另外,还写了‘银色的青铜剑’、‘白色的青衣’,这位老道是个色盲吗?”

    韩长命虽然在心中吐槽不已,但嘴上只能客套的说道“您这功法写得非常棒,完美的避开‘毒点’,相信你必能一书成神!”

    “好,好,好!”三聋道人被韩长命说得开心不已,连说了三个‘好’,然后接着说道,“既然你已经拜读了我的大作,那我便送你一副‘五脏钉’,你只需跟我走,帮我一个忙,事成之后我便放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