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开局修为全靠赌 > 第二卷 纸界代理人 第五十六章 灌灵豆丹

第二卷 纸界代理人 第五十六章 灌灵豆丹

 热门推荐:
    第五十六章&sp;灌灵豆丹

    

    老道说罢,忽然把手一扬,有东西向韩长命激射而来,以韩长命炼气期的修为根本躲闪不及。

    

    韩长命忽然觉得体内多了些东西,但并没有丝毫的痛疼感。

    

    他赶忙内视之下,发现了体内的五脏之上,各有一枚钉子钉在其上。

    

    “这就是五脏钉?”

    

    韩长命依然面色如常,他知道老道暂时不会杀他,不然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了。

    

    “是的,你最好别再动用灵力,不要企图逃走,凡是中了此钉者,若动用灵力,则五脏六腑会迅速腐烂,内出血而亡。”

    

    三聋道人出言警告道。

    

    他带着韩长命,出了东巩城,取出了一件飞舟法器,两人一路向东飞行而去。

    

    三聋道人此时并不知道,这韩长命在不断接收着那三个拍卖出去的子盘龟壳带来的抽水,这让的修为在源源不断的提高着。

    

    此时,龟盘对他的三年封禁期已经过了,他可以通过子盘来获得修为,韩长命虽然不能运功,但修为一直在恢复着,很快就爬到了炼气期十九层,气海继续在积累能力,准备自动灵气液化,但韩长命表面却不露声色。

    

    话说这‘五脏钉’也真是神奇,韩长命外露气息始终被‘五脏钉’固定在炼气期七层,但实际上修为已经在不断的在爬高。

    

    三聋道人倒是发现了韩长命的脸色忽然变得红润了,不过没有细想,他以为这是‘五脏钉’引发的副作用。

    

    岂料韩长命体内随着修为的水涨船高,竟使得无色鸩毒在体内四处泛滥,只见韩长命的皮肤表层又开始生出了毒斑。

    

    “这是周皇室的无色鸩毒?你怎么会染上这个?”

    

    三聋道人见此,眉头一跳,出言问道。

    

    不过韩长命沉默不语,并没有回答他的话。

    

    三聋道人倒也不介意,说道:“我看你的毒发情况并不狂暴,你应该已经服过解药了,虽然没有解毒干净,但剩下的毒性就好办多了,今天你遇到我,不知道你是倒霉还是幸运。”

    

    他说罢,表情有些肉痛的从灵兽袋里,双指拈出一条巨虫出来,此虫的长短粗细都如同成年人的食指大小。

    

    他对韩长命说道:“这是‘灌灵豆丹’,服用之后可解各种奇毒,乃是修仙界赫赫有名的炼丹师‘呗爷’所创,不过像你们周国这种穷乡僻壤肯定是没有听过的。”

    

    “这呗爷炼身为炼丹师,居然还能炼出绿色大虫子来?”

    

    韩长命震惊道,他是越听越糊涂。

    

    “这其实不能算是虫子,这是用珍稀妖兽‘豆天蛾’的幼虫进行炼制而成,在炼制过程一定要保证幼虫被灵药入体而不死,炼制完成后,此虫不仅外观不变,还能活泼乱跳。”

    

    “那这个要如何服用,能否先裹上鸡蛋液油炸一下?这样会比较香!”

    

    韩长命忽然问道,并且给出了中肯的建议。

    

    “不行,最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你就直接吞下吧,甚至还可以嚼一嚼,在爆浆的一瞬间可以令人唇齿流芳,这古今不知多少修士想吃此豆丹都没得吃,而你若不吃的话,与其你因无色鸩毒的爆发而死,不如让我现在就杀了你。”

    

    三聋道人出言威胁道。

    

    韩长命看着三聋道人手中的虫子,它通体呈嫩绿色,头上有根肉触须,另外还有两只闪亮的小眼睛,在无辜的看着韩长命。

    

    在三聋道人的威胁目光之下,韩长命只能从他手中接过虫子,他闭起了眼睛,将此虫一口吞下,还轻轻的嚼了一口。

    

    “真香!”

    

    韩长命忽然觉得此虫口感细嫩,从舌尖到味蕾,充斥着满满的豆香味。

    

    此豆丹的药效十分惊人,韩长命体内残存的另一半无色鸩毒,竟然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在飞速的消退,直到完全不见。

    

    至此,困扰韩长命三年多的无色鸩毒,终于得到了彻底的消除。

    

    看着三聋道人一副肉痛的样子,韩长命就知道这灌灵豆丹一定是价值不菲之物。

    

    同时可知,这三聋道人一定有着巨大的图谋,否则不会花这么大的血本在他这名小小的炼气期修士身上的。

    

    飞舟法器往东飞了大半约个时辰,在一处不起眼的山包前停了下来。

    

    三聋道人取出了个令牌,上面写着一个‘猎修’两个字,他手持令牌对着小山包轻轻一晃。

    

    这山便自动向两边裂,露出了一条地下通过,然后三聋道人带着韩长命走了进去,一直往下走了一柱香时间,才到达了一处巨大的地宫中。

    

    如此不显眼的地方,居然修建了这么一座庞大的地宫?这让韩长命感到惊讶。

    

    “三聋,你怎么来得这么迟?”

    

    有一位衣衫褴褛的老者问道,韩长命震惊的发现此人居然也是结丹期修为。

    

    “哼,现在要寻找一名五灵根修士真是太难了,上面要求我们每次都要找齐九人,今天若不是我运气好,遇到第九个,那我们只找到八人如何交差?”

    

    三聋道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真是太妙了!”

    

    他面前的这位结丹期老者,不仅没生气,反而抚须大笑了起来。

    

    韩长命被三聋道人带到一处单独隔开的房间里,那房间中果然还另有八名炼气期修士,他们的修为基本都在五层到七层之间。

    

    看来五灵根修士,若是没有一番机缘,确实终于修为只能止步于此。

    

    一起被抓来那八名修士,同样都是身中了三聋道人的‘五脏钉’。

    

    但是他们中,大多数人的脸上并没有慌乱之色,甚至其中还有一位名叫甘文瑞的修士,在跟别人有说有笑,想趁机和大家结者交一番。

    

    韩长命的目光往这些人脸上一一扫过,发现有一名修士蹲在房间的角落里瑟瑟发抖,面如死灰的样子。

    

    韩长命见状,便走了过去,主动与此人攀谈了起来,原来他名叫张宾,是来自周国附近的一个国家。

    

    此人本来也是不愿开口,但闲聊几句之后,张宾逐渐的打开了心扉,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叹了口气对韩长命说道:“韩兄,我们只怕是有去无回,必死无疑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面色惊慌的看了过来,大家其实早有预感了,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选择相信三聋道人说的事成之后会放他们一马的话。

    

    “若我没有猜错,这位三聋道人乃是‘猎修盟’的成员。”

    

    张宾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猎修盟是做什么的?这三聋道人确实有拿出一个刻着‘猎修’二字的令牌。”

    

    有几位修士在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猎修盟就是一个专门在我们这片大陆猎捕五灵根修士的一个组织!”

    

    张宾浑身颤抖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他话音刚落,就让韩长命想起了当初梁纯真在临别之前,曾对他说过,有一股隐藏势力专门在抓捕五灵根者,梁纯真让他小心一些,没想到世事无常,几年之后,自己还真的被这股势力给抓捕了。

    

    “关于这位三聋道人,我倒是知道一些,他原本一直是炼气期修为,是四灵根属性,这种资质平庸无比,还经常自诩是‘在世真龙’,按理说这样的资质连跨入筑基期都比较困难,更不用说进去结丹高手的行列了,岂知此人后来误入蛮荒之中,不仅大难不死,还得到了一番机缘。”

    

    说话之人竟然是刚才那位想和大家结交一番的甘文瑞。

    

    “什么机缘?”有人问道。

    

    “他遇到一位皮龙族的天才,名叫‘清泽’,这皮龙是介于蟒与龙之间的一种蛮荒凶兽,灵智奇高,擅长逆天改命之术。清泽以皮龙族的秘术,竟将三聋道人从四灵根降到了三灵根,强行使他的资质变好,但副作用就是失去了色觉、味觉、嗅觉,后来他便自称为三聋道人。”

    

    甘文瑞话音刚落,众人都沉默不语,没有想到三聋道人还有这些惊世骇俗的经历。

    

    此时甘文瑞的脸上已经收敛起了笑意,有些严肃的说道:“这绝对是逆天改命之术,要知道我们修仙界一直都有这样的说法,每个人生下来后,灵根都是不可降级的,强行降级只会导致修士无法通过天地规则的验证,而若是通不过验证,人就无法恢复灵智,会彻底变成行尸走肉!”

    

    这张宾与甘文瑞二人,虽是炼气期修为,但出自修仙大族,因此知道的事实还不少。

    

    听了他们二人说的话,其余之人皆是震惊无比,空气中充斥着一番‘恐怖如斯’和‘倒吸冷气’的声音。

    

    “那这个猎修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居然需要我们这么多位五灵根体质者来帮忙呢?”

    

    有人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因为三聋道人对他们每个人都说过,帮忙做事之后就会放了他们。

    

    “你们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我们不是去帮忙,而是去送死的,他把我们九个人从周边的几个国家,一起抓到此地,是为了将我们传送到一个地方,去练制成一颗价值连城的九转鱼珠丹。”

    

    张宾叹了口气说道,脸上充满着悲哀之意。

    

    “你说的这个九转鱼珠丹,我曾经在家族里的一本非常古老的典籍中看到过,由于书中提到了将五灵根体质之人活活炼成一枚丹药,我当时就感到非常震惊,就多读了几遍,书中说此丹练制的成功率极低,炼制过程中一定要让五灵根者心甘情愿的配合,否则就会炼制失败,而一旦失败就要重新再搜捕五行具全者来练制。”

    

    九人中,有一名中年修士开口说道,他想起了多年之前曾看到的家族典籍。

    

    “那此丹有什么药效呢?”

    

    一位修士开口问道,显然死也要死得明白一些。

    

    “书中没提到具体用途,只说能让高阶修士达到鱼目混珠,瞒天过海的效果。”

    

    那中年修士回答道。

    

    “难怪他擒住我们,并没有夺走我们的储物袋,想必不是因为这三聋道人不贪,而是因为他身为结丹期强者,看不上我们这些练气期修士的储物袋,同时他还需要我们心甘情愿的配合炼丹,怕我们鱼死网破,不然我们若提早死了,此丹就没法炼成的。”

    

    有一名个子矮小的修士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事实也正如他所言,三聋道人就怕韩长命他们自寻短见,同时他身为结丹强者,又是猪修盟成员,确实看不上这些低阶修士储物袋里的破铜烂铁,在他看来,不过是如同小孩子过家家的玩具,拿来还占储物袋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