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聚宝盆中的大明 > 第6章 与秦都督不成功的会面

第6章 与秦都督不成功的会面

 热门推荐:
    第二日,叶云程精神奕奕的醒来,顿感有种沉疴尽去的感觉,不但头部的伤口疼痛减轻了,而且不再像前两天般闷闷的。

    叶贵见他神清气爽的样子,凑趣道:“少爷,你昨晚做美梦了?”

    “咦?”

    叶云程被叶贵问的一呆,不由自主地便开始凝神回想。可想了半天,他还是一无所得,仿佛昨晚根本就没做过梦似的。

    “嘶……”

    头皮上的疼痛惊醒了还沉浸在回忆中的叶云程,耳边及时传来叶贵的请罪声:“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弄疼少爷了。”

    你这话……

    要不是叶云程不会自己挽发髻,他是无论如何不会让人帮自己梳头的。源于他后世的固有印象,只有女子才需要如此。

    叶云程苦恼地把胸前一缕秀发甩到肩后,突发奇想道:“贵子,你说我把头发披着怎么样?”

    没等来回答,他先听到后面“咚”的一声,接着便是叶贵诚惶诚恐的声音:“不要啊,少爷。老爷知道了会打死我们的。”

    叶云程诧异转过头,见叶贵跪在地上,眼泪巴巴的看着自己,好像一个不对就要磕头似的。

    “怎么啦你?”叶云程惊问。

    叶贵回答:“少爷,小的读书少,但也知我中国礼仪。束发是圣人所教,只有那些蛮夷、囚徒和死人才披发。”

    叶云程听后不禁大囧,他顿时明白过来,自己又被古装剧误导了。剧里面披散着头发的比比皆是,非常的潇洒有型。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后果看起来也不是一般的严重。

    “哈哈,我开个玩笑。”叶云程打了个哈哈,顺便咽下与叶贵再讨论剪个平头的想法。

    叶贵长舒了口气,爬起身继续帮少爷梳头。

    这段对话仅仅是主仆二人相处几天里其中的某一个小插曲,叶贵也没有放在心上。他先主为主,觉得少爷患了失忆证,言行怪异点可以理解。

    梳洗打扮完毕,叶贵又殷勤地端来早饭。白帝城里没有什么好东西,不过就一碗粥一碟咸菜。

    为此叶贵还替少爷委屈,说少爷辛苦了,身处穷山僻壤,早上连个鸡蛋羹都吃不上。

    叶云程的确吃不惯明代的粗粮,可回头想想,便是皇帝也不一定有后世的普通人吃得好,于是想要附和的心思也淡了,低头“呼噜噜”喝粥。

    直到吃完早饭,李经历和王都事都没来找过叶云程,想是昨晚得了命令,安排各种事务忙不过来。

    叶云程当然巴不得如此,在叶贵请示行止时,下令带上石头兵发观日台。

    照常晒太阳,搏那万分之一的机会!

    观日台上,叶云程稳坐于石头上,一言不发。

    台后入口,百无聊赖的叶贵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睡得正香的叶贵觉得有人在推自己,耳边还依稀传来声音:“小哥,小哥。”

    叶贵勉力将眼睛挣开一条缝,迷迷糊糊看到一张大脸凑在自己身前,眇了一目,笑得比哭得还难看,捏着嗓子在小声呼唤自己。

    “哇!”叶贵吓了一大跳,不由往后缩了缩身子,喝问:“做啥?”

    来人见叶贵醒了,便不再蹲着,直起身体露出高大的身板,小意问道:“劳驾问问,你就是贵哥儿吧?”

    认识自己还叫自己的浑号“贵哥儿”,看来又是少爷的下属。

    叶贵放下了心,身为宰相门前七品官的气势上来了,睥睨来人,问道:“我就是,你又是谁?”

    也许是他这副躺在地上说话的作派很欠揍,引来了另一人的不满,没等来人说话,立时便是一道带着怒意的“哼”声响起。

    叶贵愕然,循声望去,这才发现汉子旁边还立着一个妇人。

    五六十岁的样子,满脸皱纹,头发已经花白,用一只绵帕包着。看着很慈祥,但眼里精光闪闪,身姿峥嵘,一股金戈铁马的气息扑面而来。

    叶贵被她虎目一扫,登时全身汗毛直竖。

    这几天他听李经历几人谈起“秦老夫人”,耳朵都听出了茧子,此时如果还不明白眼前之人就是“秦老夫人”,他就不配被叶老爷千挑万选,给叶云程做仆人。

    此妇人得罪不起!

    叶贵腾的下站起来,毕恭毕敬抱拳道:“敢问当面可是秦都督?”

    他这个称呼并不完全算拍马屁,人家秦良玉本来就是右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反正叫最高的职位肯定没错。

    秦良玉没有第一时间答话,脸色阴晴不定,好像怒火下一刻就要喷薄而出。

    正在这时,她旁边的汉子赶紧转头轻唤一声“娘……”,然后转过头又露出那副笑比哭还难看的面容,说道:“我娘不善言辞,望贵哥儿勿要生气。”

    “不敢,不敢。”叶贵真不敢拿大,因为李经历说过,少爷的上司张巡抚都拿秦良玉没什么办法。

    那可是巡抚!叶贵自感小身板更承受不起。

    因此他赶紧转换话题,问道:“两位是找我有事?”

    汉子点点头,抬手指了下秦良玉,先奉承了一句:“贵哥儿眼光无差,这是我娘,姓秦讳良玉。”接着说道:“我是石砫宣慰司宣慰使马祥麟。这次我们来,是想求见下兵宪大人,烦请贵哥儿通禀。”

    说完后大手一划拉,变戏法似的掏出一锭官银给叶贵递了过去。

    那么大坨,怕不是有十两!

    叶贵眼睛直勾勾盯着银锭,喉头不由自主地滚动了两下。

    “哼!”

    又是一声冷哼,便如兜头冷头浇醒了叶贵。他心弦一颤,小心看了眼虎目含威的秦良玉,讪讪收回刚抬起两寸的手掌,摇头道:“马宣慰,秦都督。非是我不愿通禀,而是少……兵宪吩咐过,他要在观日台思考军国大事,不见任何人!得罪了。”

    说完便紧闭上嘴,两脚牢牢钉在入口中间,铁面无情的样子。

    “这,这……”马祥麟立刻急了,侧头看了眼秦良玉,见母亲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便不顾上下尊卑,一把握住叶贵的手,硬把银子塞过去,说道:“还请贵哥儿行个方便。我与娘有紧急军务,必须要禀明兵宪大人。”

    叶贵推了几下银子,但他显然是给叶云程吹牛了,别说三五个壮汉,就是现在这个马祥麟他都弄不过。

    于是他只好在嘴上说道:“我不是这样的人。嗯,你们等着,我去问问少爷……”,手上攥着银子一溜烟跑了。

    不多时,他又回来了,冲马祥麟作了个“不好意思”的眼神,指了指山前道:“少爷说了,有什么事请两位去找李经历。他已经授权由李经历代表他处理兵备道事务。”

    “兵宪就连见一面都不允吗?”马祥麟大失所望道。

    叶贵闻言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拿人手短”的心思占了上风,便说出叶云程私下给他解释到观日台的理由,“少爷担心陛下安危,夙夜忧叹辗转反侧。他要……在观日台给陛下祈福!祈求陛下身体健康,国泰民安。”

    “啊!”马祥麟目瞪狗呆,一旁冷着脸的秦良玉也是侧目。

    这个理由很好很强大。但是,别说秦良玉、马祥麟母子了,叶贵自己也不信。

    三人面面相觑默然良久,秦良玉打破沉默,喟然长叹道:“这就是我大明的臣子,不问苍生问鬼神!好,好,好!”

    连叫三声好后,秦良玉径直飘然下山,叶贵眼里她一直挺直的背脊好像也微微佝偻起来。

    马祥麟待母亲走了好一段路才反应过来,急得满头是汗,朝叶贵抱拳道:“贵哥儿,刚才家母的话不是在说兵宪大人,她的意思是……呃……”

    他突然话锋一顿,觉得自己有越描越黑的嫌疑,便咬牙从怀里又掏出一锭银子塞给叶贵,抱拳摇了几摇,道:“贵哥儿请忘了家母的话,若是再替宣慰司美言几句就更好了。你的大恩,容日后再报!”

    说罢,急急追着秦良玉背影去了。

    叶贵也惊呆了,他倒不是震惊于马祥麟出手大方,而是在想先前秦良玉所说的话。

    虽然他不认识多少字,听不懂秦良玉那番话中的意思,但他懂得察颜观色,隐隐觉得秦良玉仿佛在讽刺少爷,瞬间便觉得两锭银子有点烫手。

    俗话说“主辱臣死”,小小年纪的叶贵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于是连滚带爬来到叶云程身边,一口气把与秦、马二人接触的事说了出来,包括三人的对话,以及拿了人家两锭银子。

    然后便跪在地上,等待少爷的惩罚。

    说实话叶贵内心里是不怎么怕的。因为以前他跟着少爷也没少收过钱,而且他做为少爷的体己人,更没少见少爷收钱。当然,送钱的人没有那么直白地给银子,一般都是风雅的东西,比如古画、古书、砚台等等。

    然而,他却是猜错了,今日的少爷与往日的少爷有点不同。

    叶云程以淡淡的语气说出让叶贵胆战心惊的话,“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是,是,少爷。小的再也不敢了。”叶贵凛然退下。

    其实叶云程也知道给门子银子是古代的潜规则,太正常不过了,但他毕竟来自后世,受到了党的良好教育,对此非常抵触。

    而且他心底还潜藏着一个野望,是枯坐了两天得出来的。

    既然穿越回去困难重重,说不定要在明朝呆一辈子了,如果不做点什么好像都对不起来这一趟。所以要想改变社会就先要改变自己,从自己身边人改起!

    (求收藏,求投资,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