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聚宝盆中的大明 > 第8章 破石头的功能

第8章 破石头的功能

 热门推荐:
    具现,多么牛X的功能!

    然而,叶云程还暂时不能笑。

    因为想要实现如此功能,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第一,八角星遵循宇宙法则——质能守恒定律。

    举个栗子:如果叶云程想弄一门炮,就先要给八角星提供能够做出一门炮的钢铁、橡胶等材料,无论是精铁锭还是铁矿石,反正要有能造出一门炮的物资用量。

    这个功能可了不得!等于帮叶云程省去了工业中最难的冶炼、制造等工序,直接把原料变成了实物。

    真得就这么简单吗?不是的,它还有第二个条件。

    使用者需要给八角星输入制造的程序!

    还拿刚才造炮来举栗子:叶云程并不是把八角星往矿石上一丢,叫一声“炮来”就行的。他还得给八角星输入炮的属性,如钢质、形状、构造、用途等等。

    叶云程会吗?他会个屁嘞!

    他除了知道钢的配比,炮的大概形状外,对炮里面的构造根本两眼一抹黑。后世的他就一普通人,不是搞武器的,没当过兵,爱好也不是军事。

    如此说来,他是守着宝山要饭了?

    也不是,八角星还有第三个条件。

    它制造一切的前提是它要有能量,什么能量都行,热能、电能、核能、动能……

    目前王宰能利用到的只有热能,也就是太阳能和火。闪电其实也行,但得保证闪电能劈中它,叶云程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在石头上装一根天线。

    有了能量后,八角星就可以制造物品了。

    消耗能量的规则与第二条关联。

    有制造程序的物品消耗少,很少或者没有制造程序的物品消耗多。

    假如把制造有完全程序的物品,能量消耗比作1,那么程序少或者干脆没有程序光输入个用途的物品,其消耗的能量则呈反比,需要10或者更多,具体多少,视物品的复杂度而定。

    此外,八角星还有个附属功能。

    它能够通过自身发出的波动与生物脑波连结,从而接受指令。使用者可用特殊的脑波给它设置密码,保证专属性和私密性。

    比如现在,叶宰两眼牢牢盯着石头,考虑良久后在脑中想出了一段咒语:不是每一头长着虎皮的都是Tiger,也有可能是他娘的一只HelloKitty。

    咒语里有中文有英文,话风极其诡异,完全保证了不被其他人误打误撞解开锁!

    脑中把咒语连续念了有十几遍,叶云程终于与石头连接上,收到其传出的微弱波动,大概意思是“已确定”。

    “哈哈……”

    叶云程大笑出声,翻身下床,抑制不住的将脑袋左右转动,想找点铁质来试验一把。

    砚台石质的,笔架、笔洗瓷质的,除此之外全是木头。

    床木头的,桌子板凳木头的,就连窗都用的榫接,一根钉子都别想找到。

    叶云程顿时尴尬了,莫名有一种欢天喜地大宝剑,入眼皆是男子汉的感觉。

    他行走的动作惊动了外面的叶贵,一撩帘进来,见少爷脸上青一下红一下的,似乎是高兴,却又好像夹杂几分怒意,总之很复杂。

    “少爷,怎么啦?”叶贵问。

    “没什么,去传饭吧。”叶云程摇摇头,顾左右而言它。

    所谓“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叶云程已经决定保守秘密,哪怕是最亲的人也一样。

    叶贵听话地打来水伺候着叶云程洗漱,再端上热腾腾的米粥。

    趁着吃饭的时间,叶贵请示今日的安排。

    叶云程匆匆咽下一口粥,随即推碗不吃了,说道:“走,我们出去转转。”

    “不去观日台了?”叶贵都习惯了少爷每天躲出去,这猛一改变当时还有点不适应。

    “不去,就在白帝庙里随便转转,来了这么久都没去瞻仰过先贤,真是罪过。”

    叶云程的真实目的其实是找铁质的东西,只是不好宣之于口。

    叶贵当然乐意不去观日台了,他跟着叶云程晒了几天太阳,不但无聊透顶,而且觉得身体都快要发霉了,也不止一次回忆起跟着少爷在各地城里的风光。

    虽然奉承自己的都是那些官员的仆人,但他们出手大方啊,吃美食,喝花酒,临了还有小小的程仪送上,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叶贵不知道后世有“宅男”这个词,但他今天却有了同样的感受,甚至还有点想哭,因为他熟悉的少爷好像要回来了,终于不再窝在同一个地方,想起了游山玩水。

    因此,叶贵脚下也比前两日快了几分,狗腿般撩开帘子,请少爷上路。

    叶云程可没想过自己随口瞎扯的话居然被叶贵误会了,昂首跨步而出。他现在心头火热,只想马上找到一样铁质来做个试验。

    刚走到门口,叶云程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的眼角余光好像掠过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转头一看,不禁一拍脑门,可不是吗!以前不知道石头的功效,因此对呆在身边的东西熟视无睹,完全没有留意到。

    此时带着目的再看,立刻就发现了不同。

    明伦堂正中挂着的《刘皇叔三顾茅庐》画的下面供桌上,端端正正摆着一只香炉。

    虽然这段时间因叶云程鸠占鹊巢,没人来上香和清理,导致香炉很沉寂,香灰撒在表面整体黑乎乎的,但叶云程仍然一眼就辨析出香炉是铁质的。

    喜出望外下他正欲上前收取,不经意间又瞥到跟在身边的叶贵,顿时心头一动,咳嗽两声清了下嗓子,正气凛然道:“小贵子,我想了想,做事应该有始有终。我为陛下祈福尚差一日,今天还是去观日台吧。”

    “啊!少爷……”叶贵脸色一垮。

    “还不去搬石头。”叶去程挥手打断。

    叶贵无奈,腹诽着“少爷想一出是一出”钻进了帘子内。

    等他抱着石头出来,又震惊了,只见少爷捧着一只香炉正笑吟吟地等着自己,遂惊讶问道:“少爷,你抱个炉子干嘛?”

    话刚出口叶贵就后悔了,少爷想做什么轮不到自己这个仆人来问。刚要请罪,不料少爷马上回答了,“祈福怎么能没有香炉呢?你说是吧。”

    叶贵看着笑嘻嘻的少爷,心里却冰凉一片,原来根本不是以前的少爷回来了,看起来病还要更重!叶贵不禁悲从中来,仿佛以往的美好生活正在逐渐离自己远去……

    (求投资、收藏、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