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聚宝盆中的大明 > 第16章 再会秦都督

第16章 再会秦都督

 热门推荐:
    从西山回白帝庙的路上会路过白腊坪。

    此时天色大亮,晨曦耀眼。

    白腊坪上已经聚集了几百军士,秩序井然,操练正勤。

    他们十数人分作一个小队,摆出叶云程看不懂的阵型,如穿花蝴蝶般来回往复,时不时还要暴喝出声:“哈!”

    糊弄谁啊?要是大明卫所兵都这个素质,早特么统一全球了!也不知是不是专门演给自己看的?

    叶云程瞅了一眼便偏过脸,脚步加快匆匆进了白帝庙。

    他现在有点羞于见人,因为整张脸都是黑的,太过影响他的光辉形象。

    这都要怪黑火药制造的子弹!

    打一枪就是一股黑烟,再加上墙头风大,他又顶着风,于是……

    叶云程和叶贵的身影刚巧消失,吴良德带着两个手下急吼吼出现了。

    片刻后,他用力将头盔掼在地上,在尘土飞扬中怏怏而归。

    ……

    明伦堂前。

    叶贵举了举手上的鸟铳,问道:“少爷,这铳还回去吗?”

    叶云程想了想,反问道:“你是从军士手里借的,还是……”

    不等他说完,叶贵马上明白了少爷的意思,抢话道:“不是借的,小的找吴良德拿的。”

    “哦。”

    叶云程总算明白了刚才发生在白腊坪上的事,原来是自己身边出了漏子!肯定是叶贵拿铳时口风不紧,透露了自己要用的意思。

    而这个吴良德,带兵不行,做表面文章、揣测人心却是一把好手!

    平时自己都去观日台,并不走白腊坪那边,也不见底下的武将。

    吴良德可能想赌自己的行踪,利用演兵的机会搭上话。反正有枣没枣先打两杆子试试。

    但话又说回来,此事也不能只怪叶贵,他年轻不懂事,怪就怪自己没和他交待清楚。

    叶云程暗自警醒,可不要小看了古人,我和他们的差别只在见识,不在智慧。

    不过猪队友绝不能放过!

    叶云程冷笑道:“去拿枪时吹牛了吧?”

    叶贵被这个冷笑冻到了,哆哆嗦嗦道:“没,没……”又见叶云程虎下脸,赶紧改口道:“少爷,小的错了!那吴良德亲自教我打铳,还旁敲侧击……小的没忍住才说鸟铳是少爷要的。”

    “原来你知道你错了啊!”叶云程脸沉似水,骂道:“以后说话嘴上把着点门,不要什么都对外说。”

    “是,少爷。”

    “别叫我少爷!叫兵备,给你说了多少遍?在军营里要称呼我的官职。”

    “是,是,小的记住了。”

    “还有,吴良德也是你叫的吗?”

    “他狗曰的害我……”

    “嗯?”

    “是,是,小的以后叫他吴指挥使。”

    吃过早饭,叶云程吩咐叶贵:“你把石头抱到外面庭院中晒太阳,迎接侯总兵你就别跟着我了。”

    “夸擦!”

    叶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跪倒在叶云程脚下,眼泪说来就来,哀嚎道:“少爷,你不要我了吗?”

    叶云程一拍脑门,真拿这块滚刀肉没办法,无奈解释道:“这是官面上的活动,我不能搞特殊带个仆人吧?”

    “谁家文官不带两个小厮?少爷都算清闲的了。”叶贵拿出了反证,顺带还拍了下马屁。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叶云程拂袖而去,径直进了里屋。

    一进屋,他便从腰带中掏出八颗弹壳塞进了枕头里。

    倒不是他舍不得这点铜,而是他出于谨慎,避免被别人捡到。况且,弹壳并非无用了,它可以复装弹头,也少费点能量。

    待他给大黑星装上剩余的七颗子弹后出来,却发现刚才痛哭的叶贵就像没事人一样,捧着青色官服,正殷勤地看着自己。

    这个皮赖货!

    叶云程只好在他的伺候下梳洗打扮,穿上官服,再戴上乌纱帽。

    这是他第一次穿着全套的官服,还别说,虎皮一上身立马就感受不同,有种“站在风口浪尖紧握日月旋转”的错觉。

    唯有两点不好,腰带是扎在官袍外面的,这样大黑星就不能直接别在腰上了。

    其次,官袍是圆领的,扣子在肩膀处,把枪插在怀里也不现实,不仅不好拿,还显得鼓鼓囊囊的有损体面。

    叶云程想了又想,最终撩开官服下摆,把枪插在里裤上。

    幸好里裤也有一条细腰带,可以起到固定作用,就是有点硌肉,因为再里面没有内裤。这样一来,走路就必须小心翼翼,不然会磕磕碰碰的;

    又幸好官服不是锦衣卫的飞鱼服,下摆是曳撒,整块儿的像女人的裙子,一撩就露出屁股蛋。

    叶云程打扮完,李唯辅找来了,相请兵宪移步西山码头,准备迎接侯总兵。

    两人说着话往外走,在白腊坪碰到了列队的夔州卫兵。

    吴良德点头哈腰地跑来,扑地口称:“门下走狗吴良德,恭迎兵宪大人!”

    他身后跟着的两位指挥同知还算要点脸,齐齐单腿跪地,称:“参见兵宪大人。”

    “三位请起,大家都是一个马勺里搅饭吃的兄弟,莫要生分了。”

    叶云程虽然气愤吴良德钻营,但并不妨碍他作出礼贤下士的姿态。

    两位同知果然深受感动,满脸唏嘘地站起身,均感兵备大人仁义。

    吴良德再度拿出不要脸的劲头,腆着脸凑上来,翕动嘴皮就要叫穷。

    “闭嘴,你只要敢说一句话,本官就调你做此次北上的先锋!”叶云程笑嘻嘻说出了绝狠的话。

    吴良德一个趔趄,当即把嘴巴闭得紧紧的,定了定神,方才挺胸凸肚、满脸正气,挥手让后面兵丁跟上。

    众人来到码头,见石砫宣慰司的头人们已经等在那里。

    叶云程一眼就看到站在最前面的那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以及她身后的……另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

    两个女将军的主要区别是年龄,秦良玉看起来五六十岁,另一个则年轻的多,眉目间也要更加温婉。

    叶云程“哈哈”笑着踱过去,远远便抱拳道:“秦都督,请恕宰前几日身体不适,没有来得及去拜见您,罪过罪过啊。”

    秦良玉注视翩翩而来的叶云程,眼里蓦地闪过一丝黯然,当下便要拜倒参见。

    “无需如此,无需如此。秦老夫人莫要折煞了本官!”

    叶云程已经打定主意要白杆兵为自己所用,所以为了消除上次没接见秦良玉的误会,便不顾身体的某处不适,匆匆几步赶在秦良玉拜倒前扶住了她的胳膊。

    秦良玉其实也不想给这个“修仙官员”行跪礼,顺势便站直了身子。

    不过,她身后的人却挨个跪了下去,齐称:“参见兵宪。”

    “好好,各位的心意本官领了,请起来吧。”叶云程露出和煦的笑容,抱起拳“小心”躬身还礼。

    秦良玉在旁边看得暗暗点头,心说这个兵备道虽然做事不咋样,但做人还不错,至少在礼节上挑不出什么刺儿来。

    自从她得知要打东虏、领兵出征以来,这心里便一直阴云密布,前几天又见叶云程任事不管,于是更觉得前途未卜。

    此时叶云程的言行就好像在满天的乌云中劈开了一条缝隙,照进一束阳光来。

    秦良玉终于有了点信心,紧绷着的脸也露出一丝笑容,主动给叶云程介绍起身后众人。

    “这是我的犬子,宣慰使马祥麟。”她指着一个身穿鱼鳞甲却不戴头盔,头上包着白布,眇了一目的高壮将军说道。

    “好汉子!”叶云程好话张口就来,他隐隐记得秦良玉的儿子会战死沙场,值得重视。

    “不敢当兵备夸赞。”马祥麟神情激动现于脸上,抱拳后退开。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