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聚宝盆中的大明 > 第28章 再次出发

第28章 再次出发

 热门推荐:
    一行人灰溜溜返回了码头,各回各船不提。

    翌日,夷陵通判意外上船拜见。

    才坐下,他茶都来不及喝,先给叶云程道歉,说昨天的误会都怪他御下不严,衙役们有眼不识泰山云云。

    不仅姿态做的很底,还拍着胸脯说由他去做工作,让米辅老板以一两银子卖给川兵200石粮食。

    完了还送上200两银票赔罪。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杀人不过头点地。”

    通判会做人,两方面都占了。

    叶云程能咋办?不能当真发兵去报复吧?

    就这点小事,手下也没伤亡,一定会被人说肚量不广,没有风仪,是对名声潜在的损害。

    此外,报复还会破坏官场上的规则。背地里管你如何阴险毒辣,但表面上大家仍要存着体面,以免让被统治者看了笑话,从而官威不存。不然以后谁还敢和你打交道?

    叶云程只好就坡下驴,嘻嘻哈哈抹过此事。

    事后,他则把满肚子的闷气发泄在手下的国防兵身上——加练!谁叫他们给自己丢人了呢?

    当然,他也不是光有惩罚,那不是带兵之道。他同时还宣布了奖励……远期的,到了南京,选训练最好的十个人当什长,无论以前卫所官职均一视同仁!

    之所以叫什长不叫小旗,是为了严格遵守营兵制,以示与卫所制相区别。

    其实他想叫班长的,可擅变兵制于祖宗成法相悖,李唯辅坚决反对。

    有了升职加薪这个胡萝卜吊在前面,一百人立马浑身来了劲儿,恨不得每天训练10个时辰。便是躺在床上的赵义也不猪哼哼了,挣扎着病体要主动参加训练。

    还好,他有一个关爱他的大哥,好说歹说把他劝了回去。

    船队在宜昌又停了两天,州仓与米辅的粮食共400石,以及蔬菜、肉食、盐巴等物资补充完毕。

    当晚,叶云程携兵备属员及手下将领,再临夷陵酒楼,吃了一顿送行宴。

    两个女将都没去。

    秦良玉是懒得去,张凤仪是看不惯。

    第四日,比叶云程预计多停了一天,船队起程顺流东去。

    叶云程站在船舷边吹着江风,望着逐渐变小的夷陵城,问旁边的李唯辅道:“君杰,范知州送了多少程仪?”

    李唯辅已经知道叶云程收了通判银子的事,嘴角抽搐道:“一百两。”

    “靠!”

    叶云程狠狠拍了下船舷,不满道:“范老头真是个铁公鸡。还没人王通判大气,才一百两……”

    李唯辅截住他的话头,“一百两也不算错,四川好多地方还到不了这个标准呢。”

    叶云程点下头原想默认了,却见李唯辅眼中流露出“你就是”的意味,顿时叫屈道:“我看中的是一百两银子吗?我看中的是态度,态度!算了,和你说不清楚。”

    说罢转身就要返回船舱,李唯辅却不愿放过他,跟上来规劝道:“良臣,你应该知道程仪是潜规则。既然是潜规则,那就要看双方的人情往来了。

    没有交情,过境的总督也可能少给,而且总督还无话可说,因为国朝本就没这个规矩;有交情,一个秀才都可以送上千两,还能搏个重才助学的美名。”

    “受教了受教了。”叶云程抱抱拳,几步回了自己的舱室。

    李维辅看着关上的舱门,无奈摇头暗叹,“良臣自从受伤后性格大变,不知将来会是福是祸?叶老爷以国士待我,我亦当以国士报之,看来,也只有舍去此身老命了……”

    不怪他如此悲观,只因前天叶云程趁他不在调兵入城,让事后得知消息的他当场就惊出了一声冷汗。虽然后来的结果是好的,但此风绝不可涨!

    因此他今天话里话外都在提点叶云程——要遵守规则!

    ……

    叶云程刚关好门,叶贵便听到动静,光着身子只着一条牛犊裤从里间迎了出来。

    没等叶云程说话,他“扑通”一声跪下,哀求道:“少爷,求你放过小的。里面太热,小的呆不住!”

    说话间他汗如雨下,转眼便在身子下洇出了一大团湿迹,仿佛在给他的话做证明似的。

    叶云程心里其实也老不忍了,可除了叶贵,他没有第二个能完全相信的人。于是故意板起脸,道:“小贵子,你知道这块石头对少爷有多重要吗?”

    叶贵点头道:“知道,少爷的祥瑞。”

    “那你不想让少爷升官发财?”

    “想,我太想了。可是……少爷,有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

    “问。”

    “祥瑞大不了每天敬三柱香,用火烧却是为何?”

    “要不我老说你要多读书呢……听过火炼真金没有?”

    “呃……可是烧了这么多天,石头也没变化啊。”

    “那是因为机缘不够。少爷再教你一个词,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叶贵总觉得少爷在戏耍自己,但又说不过,索性闭上嘴。反正求也求过了,也让少爷知道了自己的辛苦,以后等少爷当了阁老,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总能混个七品官吧?

    带着这般想法,叶贵一抹眼泪,麻溜起身给叶云程泡上一杯茶,再作出不堪重负的模样进了里间继续炼石头。

    可惜他这翻表演白作了,叶云程已经啜着茶水陷入了沉思。

    八角星持续吸收热能,每天可以收到36点能量,让他能做出3杆新版火绳枪。剩余的他存了下来,想再做几把大黑星,以备选出的亲卫所用。

    眼看着离战场越来越近,他这颗心就越来越晃悠。

    每当独处之时,他都无比痛恨自己!痛恨以前不多关心下军事装备。要是能背得下步枪、大炮的数据,还怕个锤子!

    无缝钢管版火绳枪的确不错,具有装药多、打得更远更准、不怕炸膛的优势。好比同时代最好的火枪鲁密铳:

    鲁密铳破甲距离30到40步之间,也就是40多到50米;有效射程50步到80步之间,超过80步只能靠排枪杀伤了。

    无缝钢管版同样装药4钱,铅子3钱则优势不大,两者差不多。但别忘了它是无缝钢管,可以装药4钱,弹丸4-5钱,威力有了极大的提升。

    这两天训练空暇,叶云程让手下在码头僻静处试过,如果装重药重弹,破甲距离在50步左右,有效杀伤距离差不多到百步。

    当时所有兵丁都惊呆了,直呼“神枪!”

    随即,没有换装的兵丁对自己手上的鸟铳视如敝履,它们还不如鲁密铳呢。

    然而叶云程并没有高兴得忘乎所以,因为相比优势,新枪和老枪都有一样的劣势,打一枪的时间太长了!

    熟练的一分钟可以打两枪,不熟练的一分钟一枪。

    一百步,150米,东虏北虏最多挨一枪就可以冲到近前,到时火枪手便是待宰的羔羊。

    当然,叶云程可以采用三段击,换人换枪或者不换人只换枪,再在前边、两侧摆刀盾兵、枪兵。

    可这样一来,火枪的优势就没有了,只能被迫陷入肉搏战。

    都打肉搏战了,与以前的战斗还有什么区别?

    以己之短搏敌之长,智者不取也!何况叶云程还想凭大量的军功快速升官。

    他想了好久,几个主意在心头兜兜转转就是定不下来。

    例如存够能量然后不计损失,弄一把栓式大枪。至于八一杠,他不敢想了,弄出来一把也改变不了大规模战斗的结果。

    而栓式大枪结构简单,说不定以现在工匠的水平可以伪造出来……吧?

    再例如,招人,招更多的人,装备更多的新枪;大炮,改良成前装小钢炮。二者结合,灭敌于百步之外。

    (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