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聚宝盆中的大明 > 第29章 火枪的问题

第29章 火枪的问题

 热门推荐:
    日子伴着流水,在一天天训练中逝去。

    国防兵的训练效果并不大。按叶云程的想法,本来是要操练队列,以培养他们的纪律性、服从性和团队意识,奈何受场地所限——船上,此番想法付诸东流。

    但也不是没有好处,国防兵彼此之间更加熟悉了。以前他们虽然都是夔州卫的人,但好多都没见过或者只是听过名字对不上人。

    熟悉带来友情,因此他们总算有了点袍泽的情谊。

    与他们对比,叶云程的进步最大,因为他底子弱啊。

    第一次放铳后的囧境,他记忆尤新,所以拼命练臂力。

    从头次10个俯卧撑就要断气似的,发展到如今50个俯卧撑玩儿……命拿下。

    由此他来了点信心,再次带人放铳,不打靶光测击发能力,就对着江岸扣火。结果令他比较满意,没再把不住枪,让枪口朝天。

    可打了一枪后,他没有再打,若有所思提着枪回了船舱。

    剩下的亲卫们捧着药壶等零碎面面相觑,各自检讨是不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惹得兵宪不高兴。

    其实,他们完全是自己吓自己了。叶云程并没有生气,而是在打枪时发现自己忽略了两个问题。

    第一,枪管是钢的原色,在阳光照射下会闪闪发光。以此可以推想出如果夜晚月色明亮,椎管也会反光,将丧失隐蔽性能。

    而且,枪管还会生锈。这才是大问题,枪管生锈将导致管壁厚薄不一,炸膛的风险无限增大。

    第二,枪托是弯把的,不能抵在肩膀上起固定作用。击发时不仅会震得手臂发麻,还非常不利于弹丸出膛后的稳定性。

    要改!

    叶云程倏地起身往外走,可当他走到军械仓门前又停了下来。

    来的路上,他慢慢捋清楚了。

    给火枪加个把是小事情,木匠就可以做,大不了多试几次,没必要浪费八角星的能量。

    再有,枪管的烤蓝工艺他完全不了解,甚至只听说过这个词而已。所以用什么材料他一无所知,想让八角星做也做不出来。

    倒不如去匠人处,听听他们有没有办法。只是匠人都集中在后面的船上,一时半会儿去不了。

    傍晚,船队下锚停驻。叶云程叫上几个亲兵乘小船赶往匠人船。

    登船后,叶云程下令,让所有匠人都到甲板上来。

    匠人们起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心生惶恐,战战兢兢出来,一看到叶云程赶紧大礼参拜。

    被指定为带头人的郑老头,就是那个拍着胸脯,说用同样的材料可以打造出新火枪的,颤声道:“兵备老爷,有什么事叫个人来吱会一声就好,何劳您亲自前来。”

    叶云程摆摆手,右手往后一伸,赵匡及时递过一把新火枪。

    “啊……”

    匠人们吓了一大跳,以为兵备大人要动粗,顿时惊叫连连,不自觉地就往后缩。

    郑老头因为和叶云程接触过,胆子要大点,问:“兵备大人,我们……”

    叶云程真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个动作会吓到他们,不由哭笑不得,面色古怪道:“郑老爷子,还有各位,本官今天来是想向你们求教的,请不要多心。”

    说罢直接把枪递给了郑老头,以事实说话。

    果然,匠人们见他动作都松了一口气,骚动缓缓平息下来。

    郑老头愣愣接过火枪,瞬间又被枪管吸引了,再提不起害怕之心,问道:“兵备大人,您想让我们仿造?”

    “不是。”叶云程摇摇头,笑道:“这枪是我好不容易才托人在西洋买到的,精贵的很,你们仿造不了。”

    郑老头听后一窒,反是赵大等亲卫恍然大悟。

    以前兵宪一直不说这“神器”的来源,他们私下还猜测是不是跟在后面船上的匠人们打造的。现在终于听到解释,却又觉得合该如此。

    大明的经制鸟铳他们也不是没用过,打不了几枪就会出毛病,西洋货就不一样了,听说红夷炮都是他们造的。

    同时,亲卫们还心头暗凛,正是因火枪精贵,兵备才会要求严格,练熟悉一人再拿出下一杆来。

    要是叶贵在这儿应该和他们想的不一样,必定会鼓着牛眼质问少爷,“你不是说火枪都是匠人打造的吗?”

    可惜他来不了!他受到少爷重托,被禁锢在船上守着元宝石,除了少爷谁都不能接触。

    叶云程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也偷偷松了一口气,枪支的来源暂时是掩饰过去了,不过还是经不起调查!

    此刻他无比盼望自己能有一块根据地,再有一大批死心塌地的手下,到那时,整出什么都有理由。

    收起这份遗憾之情,叶云程道出此次的来意。

    工匠们都围了上来,毕竟谁不想在兵备大人眼前露脸呢?

    从七嘴八舌的提议中,叶云程提炼出四点对策。

    一,擦拭,保持洁净干燥,缺点是天天擦,时时擦,很繁琐;

    二,抛光,也就是磨。但这种方法磨刀磨枪可以,圆柱不好磨,而且里面也磨不到;

    三,上油,用可以防锈的油,再调成黑色,一举两得。船上的铁匠都有,但走得急带得少。

    四,涂漆,这就不是匠人们的专业技能了。木匠用的是防蛀的,和金属防锈漆是两码事。可能要找造船的才行。

    叶云程考虑了下,觉得第一点和第三点可以结合起来。

    于是叫铁匠速去调制黑色防锈油,再要求手下爱护枪支,勤于擦拭。

    不料,亲卫都笑了,回道:“兵宪,火枪是我们吃饭杀敌的家伙,不用您老吩咐,我们早就擦着呢。”

    赵大凑趣道:“是啊,兵宪。凡是配了火枪的兄弟都很爱护,有空就擦。恨不得像对家里的婆娘一样,天天晚上都搂着睡!”

    叶云程听后也乐了,想想也对。

    武器对军人来说就是第二生命,可能古人没有这个说法,但心里一定很重视。凡想打仗的或者要打仗的,都会自动爱护它、保护它。

    隔了不久,郑老头带着几个铁匠抬来了一只木桶,里面装着一大坨黑乎乎的东西。

    当即有两个亲卫上前接过。

    郑老头非常舍不得叶云程给他的火枪,抱着不撒手,口里念念有词,求叶云程留给他研究一番。

    叶云程没同意,如今十几把枪都嫌不足,怎么可能给郑老头研究?照他那痴汉样,火枪定然死无全尸,甚至熔了都不一定。

    但又不好打击郑老头的研究热情,只好承诺:下一批新枪买到了,留一只给他。

    至于是多久,叶云程没说,郑老头也不敢问。

    (求收藏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