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聚宝盆中的大明 > 第36章 军国重器

第36章 军国重器

 热门推荐:
    阴历五月一号,当然没有国际劳动节。

    兵部也没有丝毫要让千里勤王的军队休息的意思,频频下令调动。

    川军比较倒霉,那日从通州往西刚走十几里,便接到兵部命令掉头向东。

    私下里吐得稀里哗啦的叶宰不敢逞强了,脚软体软钻进了马车,和满脸牢骚的叶贵挤在一起。

    于是,川军再一次经过通州。

    通州一日间警报两起,当地兵民纷纷唾弃这支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军队。

    过通州,转向东北。

    川军又一次跋山涉水。翻过孤山,越过鲍丘水,来到兴州后屯卫的地盘。

    到了这儿,兵部存有粮食,让川军可以不吃自己的存粮饱餐一顿。

    只是叶宰依然没缓过杀人后的心里不适,根本吃不下。

    如此倒便宜了叶贵,一边吃一边在心里吐槽,“少爷就是爱出风头。杀人嘛,让手下那些粗人办不就行了?何必亲自出面?这下可好,这猪肘子,这鱼……咳咳,卡往了!”

    歇息了整晚,川军再接兵部命令,催促他们赶紧上路!

    叶宰无奈,只好再一次消失在手下面前,坐在马车上渡过三河,穿过镇朔卫地盘,来到蓟县城下。

    今天已是五月一日,叶宰待川军安顿下来,感觉人好了一些,便带着值班的亲卫登上一座小小的山丘,临高望远。

    入目所见,顿时让他精神一振。

    只见蓟县城墙下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兵营,满坑满谷全是走动的兵士,叫喊声、马嘶声响遏行云;无数旗帜随风飘动,猎猎作响。

    能看到的旗帜便有“杨”、“尤”“曹”、“王”等大旗。

    这还只是蓟州墙南面,叶宰能想到其他三面可能更多!

    观看小会儿,叶宰喝饱了冷风,传令回营。

    他刚才脱去虚弱,激动的情绪便随之充塞胸臆。他要回去做一件事,为此还专门存了大半个月的能量!

    回到营地,他先找叶贵要了元宝石,然后亲手抱着转去了工匠营。

    他要干什么?

    抡大锤!

    当然,这只是他对外的说法。

    其实他是在工匠营单独占了一个帐篷,包括行军时也是如此。总之神神秘秘的,一宿营就一个人在里面敲得“叮叮当当”,外围三十步外还守满了国防兵。

    起程后也是如此,把帐内的东西包起来,单独装几架马车,派国防兵看守,就是不让别人看。

    他是这样对手下解释的:“别看本官平素不爱正事,实际上本官却是在钻研军国重器。数年之后终有所得,故本官要将它亲自打造出来。”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叶宰就这样做了,而且也没人敢去质疑他!

    唯一能劝谏他的李唯辅只当他旅途寂寞,想找点事来做,便由他去了。

    今天,今日,五月一号,特殊的日子,叶宰觉得有必要让这个军国重器重现天日,让天下人震惊!

    可什么军国重器才会让天下人震惊呢?

    200年后,德国的俾斯麦同志说了: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

    马老还说了: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

    所以,叶宰今天就要拿出这门真理的武器,批判东虏,教他们做人!

    帐外肃立的国防兵依然沉默,他们并不会知道,就在他们身后,一根改天换地、杀人盈城、改变战争形式、卫国保家的大杀器正在诞生之中。

    叶宰随便敲了几榔头,发出了几道“叮叮当当”的声音,然后扔下铁锤,将元宝石挪到两门佛朗机炮中间,满脸严肃念出咒语:“不是每一头长着虎皮都是Tiger,也有可能是特娘的一只HelloKitty。”

    霎时,他脑内出现了一张屏幕。

    叶宰细眸中寒光湛湛,集中精神输入数据:

    炮身全钢,前细后粗,口径100毫米,长1.8米,中后部伸出两个炮耳起固定作用,后有炮钮接可调节的钢棒,火药室上方留小孔火门。

    炮的数据就这样了,它还是叶宰参考佛朗机炮和后世电影中对火炮一鳞半爪的印象,考虑了好久才定下来的数据。

    反正他知道一个常识,火炮的倍径越大威力就越大。

    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

    叶宰看了眼营帐内一地的木头和铁坨坨,继续输入数据:

    炮车,两个高车轮,轴用钢滴,滚轮;中间粗钢横杆安置炮身;后面伸一根粗长的尾巴,起承重和固定作用;木头部位均用钢包。

    输入两组数据后,叶宰等了几秒钟,一门特像拿破仑6磅野战炮的家伙在屏幕上成型。

    再看八角星给出的消耗能量:562,叶宰半个月才能存下的能量。

    不过这样都算好了,最开始叶宰对着材料光想外型,那数字才吓人,2000多点!

    如果是后装的,呵呵,不敢想,不敢想……

    叶宰看着脑海中的3D图形,喉结滚动数下,终于下达命令“制造”。

    接着飞快撩开帐帘钻了出去。

    虽然他知道制造时只要不进入材料范围,人身安全没有问题,可“小心”刻在了他的骨子里,能退出15米就不退到10米。

    帐外亲兵远远见叶宰出来了,却没人上来问他想干嘛。因为大家都见怪不怪了,除非他亲口叫人,否则帐篷三十步内就是禁区。

    “嗡嗡”的声音小小地响了起来。

    叶宰瞬间便陶醉在这美妙的声音当中,此时此刻,这声音就是古华夏的最强音!

    可惜只有离得近的叶宰能听到,不免让他有锦衣夜行之缺憾。

    声音持续了大概半分钟便停了,叶宰又等了一会儿,这才深吸一口气,返身走回帐篷,满怀期待地撩开帐帘。

    太阳光线立刻射入,满帐光亮。

    叶宰微微适应了下明暗对比,一眼便看到了它。

    没错,就是它!拿破轮炮!

    叶宰小声欢呼下,猴急地钻入了帐篷,帐帘落下,同时也隔绝了光线。

    不过夏日的光线强烈,隔着帐篷也能让叶宰将火炮看得清清楚楚。

    笔直的炮身,圆滚滚的肚子,后面一个钮,下接带铰盘的支杆;

    炮口有一个拳头那么粗,因为太长,看进去里面黑幽幽的;

    马车轮子很高,大概有小鬼子那么高;

    粗壮的车轴,粗壮的横杆。横杆下两根铁链连着炮口下的挂钩,起发炮后的拉拽作用,以免翻车;

    两只炮耳和口径差不多粗,伸出两边紧紧固定在横杆的套筒上。

    再转向后面,还是粗壮的木杆,斜插向地,至地又有个弧度翘起,像鳄鱼的尾巴;

    尾巴上接有铁环,可穿硬物利于马拉。

    满意!

    叶宰围着这门不大的炮转了几圈,感觉到不能再满意了。

    他甚至现在就想叫人进来把它拖出去打两炮。

    但是还不行,因为木有炮弹!

    叶宰积聚的能量不足以让他再制造炮弹了,而且他也想过,炮弹完全不用他再浪费能量,铁匠就可以做么。

    只要铁匠得了口径,他们的巧手便什么炮弹都做得出来。

    实心弹、葡萄弹、霰弹、开花……

    开花弹他们做不出来,前三种没有任何问题。

    叶宰独自乐了好久,才出来对外面叫道:“去个人,把铁匠都叫过来。”

    (被封了几个投推荐票的小号,作者菌悲伤逆流成河……大声疾呼:求推荐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