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位皇帝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破格提拔

第六百二十六章 破格提拔

 热门推荐:
    “于是他们就卷入了内斗,然后就变成了无意义的争斗?这还真像传统贵族能够做出来的事情。piea舅爷、奶奶,你说他们现在还有力气,愿意去争,等到他们子孙后代,一个个养尊处优习惯了,一个个都争不动了,那我们的国家会怎么样呢?如果上层都拿不起剑,我们又要怎么抵抗外敌呢?”

    “我不也知道,但至少现在还行。塞莉,关于政教一体在西菲尼的阻碍,还有一个点非常的关键和重要,我看你是完全没有想到过。塞莉,我不认为最大的问题在贵族和宗教身上,这点塞莉你是完全没有提到的。真正的关键应该是在平民身上,你想要国家进行转变的最大阻力,也就在平民身上。”

    “平民?可是政治和平民几乎是无关的,就算摆上台面,他们也看不懂,更听不懂,除了愚蠢的反智言论,我什么都听不到,他们能影响什么?”

    这是我对当代平民最直观的认知。

    愚蠢、无知,你让一群普遍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来参政?他们只会种田,也只想种田填饱肚子,大家就别为难他们了。

    为此我是基本上完全没有把他们考虑进去,只是舅爷的话,让我重新开始审视目前西菲尼的社会构架,以及国家的形态问题。

    最大的阻力在平民之中,这并不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想了一小会也理解了这个问题的核心矛盾,只是这里没必要说,继续听着就好。

    舅爷特意指了指远方鲜花茂密的花坛。

    “我真的不认为会有平民允许贵族完全控制宗教。塞莉你想想,现在国家都由贵族完全控制了,并且还是一滴水都不漏出去的那种控制。我不是说平民完全没有机会晋升,而是他们晋升的可能性,几乎无限等于零,这种情况下,他们能想什么吗?”

    “这个问题也我发现了,至少我现在手底下,有一批非常有才能的人,但是他们完全不被重用,甚至还被歧视,双方的歧视,贵族看不起他们,平民也看不起他们,他们处于两头为难的地步。过去的我总认为是金子就会发光,可就在我们的社会框架里,这真的不是正确的。”

    “所以塞莉你认为这种情况下,平民要怎么让自己安于现状呢?我觉得很简单,只需要他们每日祈祷,把所有寄托都放在死后的天堂,让他们自己给自己洗脑,并且对信仰坚信不疑,这样不就能够稳定社会了吗?”

    “宗教一直是稳定社会和团结国家的工具,我能够理解宗教的作用,所以我才想着要实现什么,我个人是对宗教没有任何好感的,甚至我非常讨厌宗教的所有东西。”

    “讨不讨厌这就是另一回事了。塞莉,这也和稳定社会什么的没有关系,这些说的都太理性了,我们朝着简单一点的方向思考。如果说平民唯一的精神寄托宗教都被控制了,你说他们会怎么想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有点难以想象,因为我从没相信过宗教的存在概念。”

    “宗教本来就是一种自我欺骗,在大部分信徒的思想之中,宗教就是神圣的,而贵族显然没有任何神圣光环的加持。不说歧视贵族,在普通信徒的眼里,即便贵族信仰了七神会,可贵族和他们的信仰,从本质上来说,是高度一致的。也就是说,贵族们并不是神圣的,这一点非常的重要。”

    “我好像有点能理解舅爷你的意思了,宗教完全是自我欺骗下的神圣,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神圣的,而贵族的出现和掌权,就意味着这份神圣会被彻底的撕裂,从而直接动摇宗教的理论基础,让他们产生怀疑,并且更深入的对宗教进行探讨和研究吗。”

    “”

    “这对宗教而言,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因为大部分宗教理论,都是经不起推敲的也就是编造出来的,没有任何的事实依据,而只要任免开始质疑,宗教一旦面临这种情况,那基本也就意味着一个宗教,会被彻底的打入历史的垃圾堆,他们的存在,也就变得不必要了,这种情况下强推,的确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因为宗教本身就已经失去了公信力,我说的没错吧,舅爷。”

    “你说的太多了,我一时间也没办法听明白。我也不是说他们会怎么样,但是贵族一旦全面的掌控宗教,那宗教的唯一权威性,以及各方各面的影响力,会被无限的削弱,这样下去宗教的存在意义早晚会消失的。”

    “我刚才也提到了,这一点我也是认同的,但认为这是利大于弊的,真这样了,也许我们就可以顺势强迫七神会世俗化。”

    “塞莉,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如果没了七神会,我们国家又要怎么团结民众呢?我们西菲尼有这么好的国家、民族认同感吗?没有吧。虽然说我们的大陆上只有八个国家,但这八个国家都是由无数的小国强行拼凑而成的,强行拼凑了这么久了,我也没见到世界各国有什么趋同化的体现。”

    “时间还不够,推行的力度还不够吧,我觉得各种存在的问题,都是蛮大的,如果能够好好去解决这些问题,所谓的趋同化,我觉得还是能够实现的。”

    “我们的语言和货币统一了四百多年了,我觉得先辈们的努力已经足够多了,未来也会持续的这样发展下去。我基本可以断定,风俗、文化上是完全不可能统一的,各个地区绝对不可能趋同化。”

    舅爷说到了这里,停顿了下,他抬了抬手,重新让我们看向了花坛。

    漂亮茂密的各式各样的花,在风中摇曳着。

    “我们的世界就像那个花坛,注定了就有不同的存在,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也没有必要改变。更何况还有更多的问题,塞莉你都没有注意到,就拿诺曼领来说,一个封臣基本就是代表了一个民族,但这个代表未必是为了他们民族的利益,可即便这样,他们依旧能够拥兵,依旧可以成为他们民族利益的代言人。”

    “宗教在其中,就起到了调和的作用吗?因为大家信仰同一个宗教,所以大家就是兄弟姐妹?”

    “这只是表象而已,他们虽然有征税权的,但其中大部分都会上交,只是他们总能留下填饱自己肚子的税收,但是他们对地区政府并没有直接的影响力,塞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是我们办法剥离他们军权和财政权?但他们好像没有人事任命权,而这我好像明白了,舅爷你的意思是,我们也就只能通过宗教剥夺他们的人事权任免权吗?”

    “就是如此,想要在这种环境之中维持国家的统一,那宗教在当前时代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存在的,就算是你父亲,强势如此,他也必须要和地方宗教做出妥协,以及在必要的时候主动让步。”

    “地方势力盘根错节,利益关系错综复杂,有没有足够的力量一刀切除。只能一步步来,看来我要解决的头号问题,就是封臣的问题了,只有地方的特权消失了,我才能够有机会直接重构国家的体系。舅爷,我是觉得我们的社会构架太落后了,我们也必须要做出合适的改变,无论是在封臣,还是在宗教的问题上。”

    “哈哈哈这我可就不懂了。”

    “舅爷,我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同时解决宗教和封臣这两个问题,比方说舅爷当上教皇,然后我们在加强教皇厅的权力,这不就能无条件的支持我们了吗?”

    “哈哈哈我当上教皇?那我不就成保禄二世大教皇了吗?哈哈哈”

    “我觉得这完全可能的,舅爷”

    “我也很想做教皇,也很想被称高呼万岁,谁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呢,可显然我做不到的,你舅爷我都快六十岁的人了,到现在还只是一个分部的神父,就算我被提拔的再快,也就那样了。”

    “不,舅爷,真的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刚才舅爷也说了,教皇厅就是一群酒囊饭袋,他们有什么能力?他们脱去了神职者的皮,那就是彻头彻尾的过街老鼠。我可以保证,当地平民是知道他们的真实情况,也是最仇视他们的人。这种情况下,我想舅爷你绝对能够上位的,就让我来安排吧,我现在手底下可是有一大批的能人,他们在这方面,应该都是专家。”

    “哈哈哈好,好!如果塞莉你能让我当上教皇,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凯瑟琳,你看这孩子,这么小就这么有志气,她都要扶持我做教皇呢。”

    “这不挺好吗?你真要能做教皇,那我也得跟着沾沾光,晚点等我死了,说不定还能被送进教皇厅封为圣人呢。”

    “肯定啊,这不是肯定吗!姐姐,你可是我们西菲尼历史上,最伟大的圣人。”

    “这可是你说的,别食言哈哈哈。”

    和保禄一起笑起来的,是我的奶奶。

    这两个人显然都把我的话当成了玩笑,我也不在意,这件事情本就不是这么好成功的,就算失败了也完全是在意料之中,所以随他们怎么想吧。

    没有期望的事情,反而也许会有那么点成功的机会呢。

    晚餐的时候,父亲是少见的主动询问了我一点最近的情况,当然,他问的显然不是身体情况,我自从病好了之后,身体的情况么,也算是半死不死的样子,勉勉强强吧。

    父亲真正在意的是那个第二幕僚集团,虽然说是交到我手上,给我当玩具,但是那群人可是精英,这一点父亲也应该是清楚的,所以这里看似随口询问,某种意义上,也是有特别的意味的。

    我想了一下之后,也没有任何隐瞒,实话实说了。

    “那群人的能力是严重被低估了,他们无论是思维能力,还是创造能力,又或者其他的各方各面,都是非常出彩的,我想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可以委以重任的,在各个方面,以及各个领域上,他们都是专家。”

    “他们是平民,参与进国家治理的难度是非常大的。我想塞莉你也应该感受到了吧。也许他们的能力是不错,但就现在的国家情况而言,他们想要参与进去,那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至少现在不行。”

    “如果连人才都没有办法破格提拔,那我们可没有未来。父亲,我们现在面对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按照常规的方式继续下去,我们必须要做出只有我们才会选择的判断,我们也必须要利用能够利用的一切力量,这无论是对国家,还是对我们,这才是真正的好事。”

    “我不否认这一点,可具体要怎么判断这些人的才能,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用人总不可能是你觉得可以,那就可以是吧?要有一个依据,就算没有依据,有人望也可以,可惜他们什么都没有。”

    “”

    “即便我们能够压制利益团体,可是对平民来说,他们就是空降的高层,谁会喜欢呢。所以我们还是说说,你最近实验出来的结果吧。具体你发现了我们领地内的哪些问题,以及打算如何解决呢。”

    父亲显然是刻意避开了人才选拔和提拔的问题。

    我也能懂他的难处,虽说提拔的权力,父亲是有,但这个提拔显然是会伤害到当地贵族的利益,那么自然会遭到贵族的反对,当地贵族就是当地豪强,得罪他们那还真的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两个世界虽然文化和语言不太一样,但是构成世界的理,都是一样的。

    事物的本质,并没有根本上的差别,所以触犯到某些利益集团的利益时,除非你拥有绝对的力量和权力,否则还真的需要谨慎行事。

    命只有一条,而要你命的理由,是要多少有多少,只有傻子才会无止境的给自己树敌。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