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元夺天穹 > 第六十二章 蜇变

第六十二章 蜇变

 热门推荐:
    “鬼叔,你感觉到了吗?就在刚刚。。”

    马车中,少女忽然侧目看向那竹林深处,眼眸之中异光闪烁。

    “嗯。”鬼脸大叔闻言,点点头回答道。“没有错,是蜇变之人的波动。”

    所谓蜇变之人,便是身为人类,却是修习兽法,让自己身体产生变异,进而得到元兽的能力,一旦修习这种蜇变的兽法,那么他以后将逐渐变化成兽法本身,而且这种变身是不可逆的,一旦开始将永远无法停下,直到自身完全兽化,失去人类所有的特征。

    使用兽法蜇变的人,能在短时间内获得极其恐怖的力量增幅,所以很多人尽管知道后果,却是依旧选择挺而冒险,走上这条极端的道路。

    在夏华大陆上就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说这个世界上的那些元兽其实都是人类走上歧途所变而已,进而这也成为很多大宗大派所摒弃和禁止的修习方法。

    而刚刚那道忽如其来的波动,本是人类的元力波动,却是在其中参杂着近超过一半的元兽能源波动。

    马车中,鬼脸大叔和少女相视一点头。

    只见那鬼脸大叔单手向那马匹的方向凭空一挥。

    嘶嘶。。。

    “怎么回事。。啊。。。”

    顿时之间,那悠然前行的马儿便是仿佛受到刺激一般,前蹄猛然一仰,随即疯一般的疾驰而去。

    向着那刚刚异能量波动的地方奔去。

    疾驰的马车飞速的前进,但是越发逼近,就有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刺进鼻腔,而且是那种新鲜的血腥气。

    “小姐你能感知到吗?”鬼脸大叔问道。

    那白衣少女闻言则是微微摇头道。“下雨天,我的感知力会受到限制。”

    跟随多年的鬼脸大叔当然也是明白,只是怀着一丝侥幸问一问而已,并且鬼脸大叔也非常清楚,那咒印给少女带来的负荷是多么沉重。

    在一路颠簸之中,大约一刻时间,随着一声马嘶,缰绳猛然一拉,整个车身簇停而止。

    马车之中的两人连忙运力,方才稳住自己即将滚倒的身形。

    “站路中间,想被车撞死是不是。。?”

    噌。。

    青年车夫话音还未落,便是一道寒光激射而来,直至咽喉之处。

    鬼脸大叔眉眼一冷,随即单手一挥,一道气劲挥出。

    叮。

    一道清脆的金属碰撞之声在青年车夫身前半丈的位置响起,闪烁出一道火花。

    青年马夫瞧见,立马吓得哆嗦的跳下车去,不敢再多言一句。

    而这时终于也是瞧清楚吗不远处路中央挡住的那道身影,短寸头发配上棱角分明的五官给人一种刚毅之感,再加上一身露臂的坎肩,身下爆炸型的肌肉浮现,更是显得霸道与强悍。

    “陈。。陈。。陈教长。。。?”青年马车一眼便是认出来人,惶恐的看着眼前那陈教长,声音颤抖的说道。

    仍然而那岐立在雨中的陈教长却是一脸沉默不语,眼神死死盯着那马车之中。

    因为现在的这个竹林间,正在经历一场血腥的杀伐,所以只要不是一条路上的人,都必须抹除掉。

    更何况今天那必须抹除的人,却是意外逃脱。

    陈教长一路追杀到此,却是跟丢那人。

    经过刚刚的出手,陈教长眼神之中,显然是多出一份谨慎。

    “露个脸吧,两位。”陈教长出声说道。

    话落,车中安静异常。

    而那一旁的青年车夫则是见状不妙,小心翼翼的靠在马车窗前,凑前声音低微的说道。

    “这是罗族的教习陈教长,平时人很好的,所以大家基本都认识他,他肯定也是为了罗族的安危,所以才会如此,要不您下来瞧上一瞧。。。?”

    “恐怕并非如此吧。”

    垂帘掀起,一柄纸伞撑开,顿时下来两道身影。

    一老一少。

    青年车夫点头哈腰的退到一旁,让出一条道来。

    鬼脸大叔眼神扫过那雨中的身影,一眼便是看出他身上潜藏的杀气,而且那脚下的鞋边还占有些许血渍。

    “不知两位来我罗族所为何事?”

    “游山玩水。”

    “这么大的雨天,游山玩水?”

    “我家小姐喜欢雨天,所以这并非什么值得奇怪的事,倒是阁下,一身杀气?”

    听闻鬼脸大叔的话语,那陈教长眉目一低,虚眼看向那身旁的少女。

    只见在那纸伞之下,仿佛一道雪白的风景,让人心旷神怡,自身虽已是家室之人,不过任是忍不住被吸引。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世间只要是美的不可方物的人或者物,都会受到天资眷顾,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今日这条路恐怕不通,所以还请两位回去吧。”陈教长沉声说道。

    鬼脸大叔闻言,侧眼看向那不远处的身后。

    那里的血腥味极其浓郁,而且那蜇变之人的波动也是在那个地方传来的,所以很有可能,眼前这个人就是在为此隐藏那身后的一幕。

    猜测一番之后,鬼脸大叔将目光收回,看向身旁的白衣少女。

    “小姐,你看我们该如何?”鬼脸大叔问道。

    “时间不能耽搁。”白衣少女简单的回道。

    鬼脸大叔显然是明白,随即就将目光投向那不远处的陈教长,掀开自己长袍的帽檐,露出那张狰狞的半张花脸。

    “小娃儿,让开吧,我家小姐的话,想必你也听到了。”

    鬼脸大叔低沉的话语,伴随着雨声传入陈教长的耳根。

    在这种偏僻小镇,出现蜇变之人,就足以让人产生兴趣,再加上这眼前之人,极力的隐藏,很难控制住人的好奇之心。

    就算这白衣少女不想去瞧上一瞧,鬼脸大叔自己也是很想去探勘一番。

    “既然这样,那可就怪不得我。”

    陈教长冷喝一声,拳头收身一握。

    轰。。

    一道强大的元力波动顿时从周身爆起,就连那落下的雨水都是在这股波动之上,震慑而开,化为一阵水雾。

    而身为教习教长的实力也在此时完全的暴露出来,九脉初元之境的实力,离那窥元之境也就仅仅只是一步之遥。

    但是面对那爆发出恐怖元力的陈教长,那身前的两人确实依旧冷淡的看着,仿佛这种实力根本在他们眼里不值得引起一丝动辄。

    “九脉初元么,失望。”

    鬼脸大叔失望的摇摇头。

    陈教长见到那鬼脸大叔不屑的话语,嘴角不由的划过一抹冷意,随即脚下一跺,溅起无数水花,便是向着那鬼脸大叔爆射而去。

    “好大的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