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第八十三章 底比斯事变(一)

第八十三章 底比斯事变(一)

 热门推荐:
    即使是两面来袭,以迦太基公民兵部队的人数和实力,原本完全有信心挡住甚至反击他们的进攻,但是部分公民兵难以压抑心中的恐惧,他们转身逃了,他们的逃跑彻底带走了整支部队的勇气,士兵们顿时溃散,一窝蜂的向西逃窜。

    当他们逃过普莱塔尼河、奔向营地的时候,他们惊恐的发现营地已经被敌人所占据,此时的他们根本没有勇气去夺回营地,而由于营地挡住了他们通过沿海道路、逃回西西里西面的捷径,无奈之下只得径直逃入不远的山岭之中,但他们忘了西凯尔人就在他们身后不远,而山岭正是他们活动自如的领地。

    占领了迦太基大营之后,戴奥尼亚联军并没有就此停住,体力尚且充沛的骑兵、轻甲兵和轻步兵沿着海边的道路,继续向西追击溃兵,并且在黄昏时分占领了赫尔梅小镇,这才停止了西进的脚步。

    列奥提齐德斯派出的信使随后赶到,命令部队暂时驻扎赫尔梅小镇,监视西面敌人的动向。

    到了傍晚,戴奥尼亚骑兵、轻甲兵、轻步兵轮流到卡洛盖罗山谷,好好的享受一番温泉洗浴。

    这一场大战由双方士兵到河里洗澡引发冲突,最终演变成双方军队的决战,结果迦太基人惨败,原本是四万六七千人的大军折损了大半。这其中神圣兵团损失最为惨重,一万人的军队仅有两千多士兵逃回塞林努斯,而且大半的士兵不是重伤、就是战死;其次是迦太基公民兵部队,攻打营地并未付出太大伤亡,但在翻越山岭的逃跑途中,不断遭到西凯尔人的袭击,受伤、迷失方向、投降成为了常态,最后逃回塞林努斯的士兵不到一半;再次是那6000名准备增援神圣兵团的努米比亚军队,普莱塔尼河上的混乱成了他们惨痛的回忆;损失最少的是努米比亚骑兵,还有攻打南营的努米比亚部队,他们只在逃亡的途中受到一些损失,大半都逃回了塞林努斯。

    戴奥尼亚联军一方伤亡不到三千人,其中第八军团和预备部队付出了近千人的伤亡,而且多数为重伤或死亡,因此尽管总的伤亡不大,列奥提齐德斯仍然感到心痛。

    但不管怎样,这是一场辉煌的大胜!不但出乎了列奥提齐德斯的预料,也完全出乎西西里盟邦的预料,所以消息传开之后,大大的振奋了戴奥尼亚西西里领地民众的信心,也振奋了戴奥尼亚盟邦及友好城邦民众的信心,同时打击了迦太基人对战争的信心,更震慑了周边的敌对势力。

    …………………………………………

    在“迦太基与戴奥尼亚开战”的消息传到希腊本土时,最为此事感到高兴的是斯巴达人。

    此时的斯巴达已经牢牢的掌控着伯罗奔尼撒半岛;而在北希腊,马其顿对其唯命是从,卡尔基狄亚诸城邦在被斯巴达教训一通之后,也变得服服帖帖;它又逐步的开始加大对中希腊的控制,就连以往斯巴达的死敌——雅典、阿哥斯、科林斯……也都难得的保持着安静。

    斯巴达人认为他们已经再一次控制了希腊本土,但偏偏有一件事让他们如梗在喉,那就是德尔斐祭司秘密出访戴奥尼亚王国一事被德尔斐祭司中亲近斯巴达的人悄悄透露给了斯巴达。

    虽然德尔斐的那帮祭司掀不起什么波澜,而戴奥尼亚也拒绝了德尔斐祭司的提议,但却让斯巴达人警惕戴奥尼亚王国对希腊本土事务的涉入,再想起当年在戴奥尼亚的威胁之下,被迫签署了与戴奥尼亚的友好协议,之后有再次无奈的续签,这对于一向傲慢自大的斯巴达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耻辱,因此当听到戴奥尼亚王国战火四起,甚至还与实力不弱于它的迦太基开战,斯巴达人当然喜出望外,包括国王阿格西劳斯在内的长老们都觉得这是一个报仇雪耻的大好时机。

    长老议事会一连开了几天的会议,商议:是否要象迦太基那样,以支持梅萨皮、普切蒂贵族复国为由(斯巴达收容了一些来自这两个种族的逃亡分子),撕毁与戴奥尼亚的协议,派军队登陆距离伯罗奔尼撒半岛不远的梅萨皮地区,煽动梅萨皮、普切蒂、道尼人的独立,挑起戴奥尼亚王国的内乱……

    众人最终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但在“何时派遣军队”的问题上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以阿格西波里斯国王为首的一些长老认为:应该立刻派遣军队,不给戴奥尼亚人以喘息之机。

    以阿格西劳斯为首的另一些元老则认为:战争才刚刚开始,斯巴达应该耐心仔细的观察形势发展之后,再作出决定,否则过早的介入反而会成为戴奥尼亚军队进攻的重点。

    就在这时,北面发生的一件大事,震动了斯巴达,迫使斯巴达的长老们不得不停止争论,将注意力聚焦到了底比斯身上。

    ………………………………………

    夜晚,在底比斯城内,书记官菲利达斯准备了一场盛大的宴会,邀请今年当选的两位军事执政官阿齐亚斯和菲利普斯前来参加,并且告诉他们,会为其介绍一些出身高贵的漂亮女人。

    而这两位军事执政官还一直是单身,正渴望着爱情,于是欣然前往。

    菲利达斯还请来一些朋友,因此宴会十分热闹,大家都开怀畅饮。

    宴会进行到中途,有一位信使闯进来,手中拿着城内的一名官员给阿齐亚斯写了一封信,说是事关重大,务必请他立即拆开观看。

    菲利达斯听到这话,感到了不安,他朝阿齐亚斯身旁的朋友使了一个眼色,那人会意,立刻不满的说道:“难得有纵情欢乐的时刻,还要商谈公务,阿齐亚斯你不烦吗?!”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阿齐亚斯也不好将信件立刻拆开了,再加上他心中还盼望着和美女见面,于是挥手让信使离开,并说道:“公务之事明天再说吧。”顺手将信件塞到了靠枕下面,然后略带醉意的问道:“菲利达斯,你所说的美女在哪儿呢?”

    菲利达斯故作为难的扫了一眼周围,小声的说道:“她们就待在旁边的房间里,但是这里的人太多了,除非等到所有宾客都已离开,否则她们不敢露面。”

    菲利普斯暧昧的笑道:“她们还知道害羞的啦!”

    菲利达斯故意板着脸低声说道:“那是当然,她们可是真正的、有修养的城邦少女!不是随随便便从妓院找来的女人!”

    阿齐亚斯听了之后,心痒难耐,催促着要结束宴会。

    其他宾客不满的大声起哄。

    又喝了一阵酒,宾客们陆续离开,只留下了两位喝得醉醺醺的军事执政官。

    这时,姑娘们走了进来,她们穿着白色的布袍、披着希马纯、还戴着面纱,动作拘谨的来到两位执政官身边。

    当两位执政官迫不及待的想要揭开她们的面纱时,这些“姑娘们”抽出了藏在腰间的匕首,刺入了他们的胸膛,阿齐亚斯和菲利普斯当场殒命。

    为首的一位“姑娘”摘下面纱,竟然是佩洛皮达斯。

    原来,底比斯的流亡者们逃到雅典之后,确实受到了雅典的善意支持,让他们驻扎在边境上,还会为他们提供粮食和武器。

    底比斯流亡者决定要象当年推翻“雅典三十僭主”的雅典民主派著名领袖色拉西布洛斯学习,在雅典境内迅速组织起了一支部队,然后进入皮奥夏地区,向着底比斯进军,企图推翻亲斯巴达派的高压统治,让母邦重新获得独立。

    但他们忘了,此时的底比斯可跟当初的雅典情况不大相同,他们面对的可不止是对手所组织的反动军队,还有占据底比斯卫城的斯巴达军队,甚至皮奥夏地区的好几个城邦,如普拉迪亚、泰斯皮亚等等都是斯巴达扶植的傀儡,因此这支军队还没有抵达底比斯城,就被击溃。

    之后,底比斯流亡者又组织了两次军事行动,还是惨败。

    流亡者们付出了不小的伤亡,更可怕的是他们失去了信心,大家经过讨论,纷纷认为:现在的斯巴达实力太强,并且已经掌控了皮奥夏地区,他们的实力不足以夺回底比斯城,只能潜伏下来,积蓄力量,等待更好的时机。

    大多数人都表示了赞同,只有年轻的佩洛皮达斯表示反对,他坚定的认为:不能期待外部局势出现有利的变化,因为未来是无法预测的,因此应该主动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因此,他还建议:不要采取公开的武力行动,而是使用计谋,夺回底比斯,比如派人刺杀城内亲斯巴达派的首脑,让他们失去对城内局势的掌控,从而造成混乱,这样流亡者们的机会就来了。

    但是他的提议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因为他们认为太过冒险,而未被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