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第五章 特里翁托河会战(三)

第五章 特里翁托河会战(三)

 热门推荐:
    戴奥尼亚这边,中路与右翼各是3000轻步兵,包含了弓箭手、投石兵、标枪兵,大部分是来自图里伊港口的自由民,从第一、二军团中抽调的几百名轻步兵大队的老兵则充任队官。

    左翼四百多骑兵一向是打酱油的,按照计划,这次居然成了这场战斗制胜的关键,难怪一向稳重的莱德斯都有些沉不住气了,再三叮嘱各个骑兵小队长等战斗发起后需要注意的事项。

    “我说大队长,我们都很清楚了,你放心吧!”索里科斯说道。克莉斯托娅银行贷款资助的这一大群车夫不但增加了联盟税收,而且个个能骑善御,又有足够的马匹,因此成为骑兵队征招的重点对象,作为公民他们都责无旁贷的披挂出阵。索里科斯的年龄正好在征兵年龄的高限上,他个人倒非常积极,50岁的年龄当步兵肯定够呛,但是骑兵他认为凭他的经验,担任个队长还是绰绰有余。

    “好吧,那就准备战斗。”莱德斯点点头。

    “我们是清楚了,但后面那些人清楚了吗?可别到时候给搞砸了!”一名年轻的骑兵小队长插话道。

    莱德斯面带笑容的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放心吧,库奇乌斯,他们打过的仗比你吃过的盐还多,在波斯他们面对的骑兵比这多多了。”

    年轻的骑兵小队长不服气,还想再说。

    这时,有人喊道:“快看,我们的投石兵出击了!”

    没有进攻号角,也没有大声叫喊,投石兵们在老兵的带领下悄悄脱离阵列,快速跑到敌阵前,在距离两百多米的地方就开始挥动投石索,还正在排列阵型的克罗托内士兵立刻享受到“石雨”的洗礼,很多士兵来不及举盾防护,被砸的头破血流的不在少数。

    “无耻的戴奥尼亚人!狡诈的戴奥尼亚人!阿波罗必将惩罚你们!”腓拉得福斯没想到敌人会来这一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破口大骂。

    “进攻!进攻!立即进攻!”他气急败坏的大喊。

    “呜!……呜!……”高亢的进攻号角吹响。

    早就迫不及待的阿里索西斯立刻将长矛朝前一指:“骑兵前进!”

    800名克罗托内骑兵呈倒扇形,他们个个双腿夹紧马腹,抖动缰绳,战马开始迈开四蹄,缓步小跑前进。

    莱德斯的骑兵成松散的楔形阵,顶端是两名老练的骑兵,他们各自擎着一面迎风招展的红旗。莱德斯见敌人已开始行动,他深吸了口气,抑制住激动的心情,轻拍着打着响鼻的爱马的脖颈,注视着敌骑已经到了一定距离后,才大喊一声:“前进!”

    “驾!驾!……”众人吆喝着,催动战马前进。和克罗托内骑兵左手控缰、右手夹矛的进攻姿势不同,戴奥尼亚骑兵双手控缰,长矛还挂在挂钩上,从小跑到加速,骑兵们控制着马速,不敢让它们的速度跑到最快,否则再没有接触到敌人前,就容易跌下马来。

    春天正午的阳光并不炙热,战马们却喷气如云,扬蹄奋进,草泥四溅,尘土飞扬,500米的距离转瞬即到。

    在相隔只有五六十米时,在旗手身后的莱德斯大喊一声:“右转!!!”

    在他左侧并行的索里科斯立即高喊:“左转!!!”

    前方的两名旗手迅速向左、右两侧分开。

    在骑兵作战中,由于速度太快,一不留神后方的骑兵就有可能脱离阵型。楔形阵的特点是头小尾大,所以后面的骑兵能看到阵形前方骑兵的前进方向,再加上那两面迎风招展的红旗,即使再尘雾缭绕的战场,戴奥尼亚骑兵也基本做到了一致的行动,他们顺利的将楔形阵一分为二,分成两股,从前外侧绕开迎面冲来的敌人。

    克罗托内前列的骑兵完全没有料到戴奥尼亚人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彻底傻眼了,可是他们还不敢停下,在事先没有计划和协调的情况下,贸然做出任何举动,不但会扰乱阵形,还会被后面的骑兵将他们撞倒,践踏成肉泥,只能冲刺到底,再掉头回来。

    但是同戴奥尼亚骑兵交错而过之后,再往前,他们赫然看到的是无数锋利的刺枪从晨雾中伸出来,向他们露出狰狞的寒芒。

    “重步兵!有重——”克罗托内骑兵们惊呼着,想要勒住马匹,然而强大的惯性让他们连人带马直直的撞上去,瞬间人叫马嘶,矛折血溅……

    一些重步兵直接被强大的冲力撞飞出去,但其他士兵恍若未见,一动不动的双手扶住尾端捍地的刺枪,在他们面前横七竖八倒着几十匹马和人,在血泊中挣扎……

    这个时代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重骑兵,不止是希腊骑兵,任何地中海国家的骑兵也从未有过面对排列紧密的长矛阵,还敢直面冲锋的。后面的骑兵惊恐的想要控住战马,防止撞上去,但敏感胆小的战马们却抢先一步嘶叫着,忽然刹住快速突进的身体,马上的骑兵被惯性推着飞了出去,撞入矛林,被扎个对穿……

    位于骑兵队伍中央的阿里索西斯好不容易停止住前进的战马,却看周围的战友有摔倒的、有原地打转的、有怎么吆喝、马也不走的,哀叫声、叫喊声、马嘶声交织在一起,整个骑兵队伍乱作一团……

    阿里索西斯知道中了戴奥尼亚人的诡计,情况危急,已不容他多想:“左转!左转!从侧面出去!”

    他大声疾呼,身边的护卫也跟着大喊,混乱的克罗托内骑兵有了主心骨,很快有了秩序。

    就在他们调转马头,想要绕过前方的刺枪方阵时,戴奥尼亚之前绕开的两股骑兵就像人的双臂一样猛然合拢过来。

    阿里索西斯的四周都响起了喊杀声,他忽然明白自己的骑兵被包围了:骑兵居然被步兵和骑兵包围了,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是现在正变成事实!

    “一齐往左侧杀出去!一起杀出去!!”阿里索西斯气急败坏的嘶声高喊。

    但是前方一个更高亢雄浑的声音盖住了他的喊叫,重步兵的冲锋号角吹响了。

    “兄弟们,杀光这些克罗托内人,为提马宋他们报仇!!”赞提帕里斯脱掉头盔,第一个手持刺枪冲上去。

    一千多名雇佣兵怒吼着,跟着他往前冲锋,之前被撞倒的士兵也挣扎着爬起来,抽出军刀,上前厮杀。

    之前坚固的“矛墙”就化作了无孔不入的流水,迅速渗透进混乱的克罗托内骑兵中。击杀静止状态的骑兵对这些身经百战的雇佣兵而言,再轻松不过。甚至他们大多放过了马匹这个价值不菲的大目标,采取两名雇佣兵同时对付一名骑兵的方法:一个负责牵制吸引对方的注意,另一个则瞅准机会,迅速从侧后方逼近,精准的将刺枪斜向上一刺,矛尖就从肋下皮甲的间隙刺入肺部,直达心脏,一击毙命。如果躲过了刺击,雇佣兵会将刺枪顺势用力往下一扫,将骑兵打下马来,还没等爬起来,脑袋就挨上重重地一脚,脖颈直接被踢断。

    雇佣兵的杀人效率很高,就连戴奥尼亚骑兵见了,也下意识的远离这些凶神恶煞。

    这场战斗结束的很快,除了几十名克罗托内骑兵逃了出去,一百多名骑兵投降,其余全部战死,阿里索西斯也没于阵中。戴奥尼亚人还获得400多匹战马,只伤亡50多名骑兵和20多名雇佣兵,这是一场完胜!戴弗斯发明的战术成功了!莱德斯听着手下汇报的战果,满面笑容,但他知道整个战斗还早未结束。

    他分出70名骑兵继续追击残敌,催促其余骑兵赶去不远处的卡斯特隆城:“快赶回去取标枪!”

    “莱德斯,我们跟你一块儿去。”赞提帕里斯和不少雇佣兵骑着抓获的战马赶来。

    “你们……”莱德斯本能的想拒绝,但雇佣兵毕竟在这场战斗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不好直接开口。

    赞提帕里斯看出他的心思,说道:“你现在手下的骑兵不多,我们虽然骑术差些,但投掷标枪可比你们强,人多了就能给克罗托内更大的压力。早点结束这边的战斗,也好早点增援戴弗斯!”

    赞提帕里斯的话提醒了莱德斯,他不再纠结于是否是骑兵的问题:“希望你们能跟上我们的速度,我不会停下来等你们。”

    “放心吧。”赞提帕里斯笑道。

    ………………………

    腓拉得福斯还不知道他的骑兵几乎全军覆没,现在他所率领的中路的轻甲兵正陷入困境中。

    当进攻号角一吹响,轻甲兵们就向前突进。

    敌人的投石兵慌忙后撤。

    再突进,接着箭雨袭来……再接着是标枪……

    轻甲兵付出了一些伤亡后,距离敌人很近了。

    就在这时,敌人中路的轻步兵整体后撤了。

    轻甲兵再追,敌人再退。轻甲兵追得快些,敌人就退得快些;轻甲兵追得慢些,敌人就退得慢些……双方始终保持着几十米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