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第十章 兵临城下

第十章 兵临城下

 热门推荐:
    “我们克罗托内虽然会战失败,但至少还可以再组织一万到两万的公民兵,戴奥尼亚如果想强攻城池,我们必定会给予他们重创!到时,戴奥尼亚久攻不下,只能请求和谈,到时我们就占据了主动。说不定还可能在防御克里米萨城期间,寻觅到一些进攻的机会,打败戴奥尼亚人!”

    米隆说完,众人陷入沉思。

    欧里克普斯说道:“这么说,克里米萨城又将成为战场了。”

    这句话点醒了克里米萨高层,但是米隆迅速接话说道:“没错,克里米萨城是接下来战争的关键,但是防守它的将会是克罗托内士兵,克里米萨的民众如果觉得这里危险,可以乘船先去克罗托内躲避,我们将会为他们提供良好的生活保障,直至战争结束再返回。如果城里的房屋和财产有损失,克罗托内也将作出赔偿……”

    米隆设想得很周到,让众人无话可说,而且他的话里也在隐晦的提醒这些人:克里米萨城里可全是克罗托内士兵,即使他们私下里想与戴奥尼亚和谈,也得问问克罗托内士兵手中的盾矛同不同意,激怒了克罗托内,情况只会更糟!

    “米隆将军,克里米萨将全力支持你们在此与戴奥尼亚交战!”安塔奥里斯很快代表议事会做出明确的表态。

    ……………………

    第二天清晨,戴弗斯集合两个军团又两个预备大队,共计约16000人(这指的是作战士兵的人数,不包括工程营、医疗营、辎重营、骑兵队、号手鼓手等)向克里米萨城进军。

    上午,戴奥尼亚军队到达沼泽区。

    戴弗斯让一个军团的工程营留下,考察沼泽的地理情况,尽快填充沼泽,修建道路,在拉科埃利河上架设桥梁,以方便以后的运输车队能顺利通过,同时还要将以后建设卡斯特隆——克里米萨大道的事考虑进去。为了防止被克罗托内人袭击,他还留下两个预备大队在此构建营地,除了保护工程营和参与建造的卡斯特隆民众,还要保护这条运输线。

    接着,戴弗斯带头与士兵们一起步涉过沼泽区。

    下午,戴奥尼亚军队进入克里米萨境内。

    这时,克里米萨城墙上克罗托内的五千多士兵已经严阵以待。

    戴弗斯骑马抵近克里米萨城下,观察了一阵后,放弃了立即进攻的想法,下令扎营。

    军团攻城营的队长立即赶来询问戴弗斯对营地的要求,戴弗斯指着克里米萨城说道:“先从北面围住它。”

    工程营队长会意,立即带领工程技师们察看地形地貌,水源,根据军队人数,计算营地面积……等等,为营地选址。没多久,他就带着手下在离城400米的距离,开始每隔20米插一根细木杆……

    卡普斯、德拉克斯两位军团长一声令下,除了负责警戒的两个大队和莱德斯的骑兵队,其余的士兵立即变成了建筑工,有的负责伐木,有的负责挖壕沟,有的负责垒土墙……整个部队有序的运转起来,就连戴弗斯也拿起十字镐参与挖土……

    米隆在城墙上注意到戴奥尼亚军队没有立即攻城,让他在失望中又有几分庆幸。但接下来,戴奥尼亚军队修建营地的场面如此热闹壮观而营地距离城池如此之近都出乎他的预料,他心里忍不住蹦出一个想法:出城偷袭。

    但是,戴奥尼亚的那两队全副武装、以逸待劳的重步兵,以及游弋在城下的骑兵,让他打消了主意,他也不认为刚经历战败的克罗托内士兵有勇气出城,与人数众多的戴奥尼亚人进行野战。

    他能看出来戴奥尼亚人是想围困住卡斯特隆,不过只要能拖延时间,他举双手赞成对方的这种做法。

    戴奥尼亚人的筑营效率很高。到了黄昏,他们已经挖出一条长达三里的壕沟,建起了土墙,将卡斯特隆城的东、西、北三面包绕。现在,一些士兵在壕沟前设置鹿砦,一些则在土墙内搭建营帐……原本工程营的驮车上有可快速拆卸组装的木料,可以快速搭建营门、哨楼和栅栏(这是戴弗斯向工程营提出的“模块化”建议,经过工程师和木匠的反复试验的结果),因为在沼泽区驮车极容易陷入淤泥的缘故,没能及时运送到克里米萨。

    即使如此,也让米隆惊叹,他当然不会知道在戴奥尼亚的军事训练项目中专门有“构筑营地”这一项。看到士兵们更加紧张不安的神情,他心中终于下定决心。

    时至深夜,他决定趁戴奥尼亚人长时间行军、构筑营地的劳累而陷入熟睡时,派500名士兵前去袭营,制造混乱,哪怕仅仅是小挫敌人,也能提振低迷的士气。

    据白天在海上战船观察的情况,戴奥尼亚营地北面同样挖有壕沟,米隆怕从戴奥尼亚营地北面的海岸登陆袭击,一旦被发现,恐无法返回,于是选择其营地南面靠海这一侧。

    500名克罗托内士兵悄悄接近戴奥尼亚营地,正小心翼翼的穿过鹿砦区域时,就被躲在土墙后的暗哨借着插在土墙上的火把的光亮发现,他迅速摸回营帐,悄悄叫醒分队长,又一一叫醒营帐中的其他人。

    “拉里斯,你做的很好!现在,你拿着我的铭牌赶去后营,通知骑兵队,这里有敌袭!”分队长克缇普斯夸奖这位还是预备公民的新兵,同时将一个鸡蛋大小的刻有军团、连队、分队编号的三头狗铁雕像交给他。

    “遵命!”拉里斯转身跑出去。

    克缇普斯让手下继续通知其他分队和连队长特洛提拉斯,自己则带着几名士兵赶到墙垒下查看情况,发现敌人人数并不太多,于是有了主意。

    克罗托内士兵纷纷穿过鹿砦区,爬过壕沟,翻过土垒,见敌人营地还毫无动静,忍不住激动起来。他们开始点燃随身携带的引火物,敌人的营帐与墙垒之间还有一段距离,他们小心翼翼的继续加快速度向前。

    突然,走在前方的士兵突然脚底一沉,下陷的脚底立刻被锐物扎穿,忍不住发出惨叫。原来在土垒之后,戴奥尼亚人还设置了障碍带,当敌人突破营墙时,可以阻滞敌人突破的速度,以便重新布置防御和反击。

    趁着敌人陷入慌乱之时,戴奥尼亚士兵从营帐的背后跑出来,向克罗托内士兵投掷密集的标枪,不少人惨叫着倒下,其余的士兵哪里还有勇气战斗,他们惊恐的转身逃跑……

    戴奥尼亚人通过障碍带的安全通道继续追击。

    在寂静的深夜,厮杀声格外清晰,戴弗斯被吵醒,迅速穿衣出帐,正好侍卫队队长马尔提乌斯赶来汇报:“报告,司令官大人,克罗托内人偷袭,被第二军团第三大队击退,莱德斯的骑兵已经出击,相信敌人跑不掉。”

    戴弗斯点点头,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各军团、大队、连队在营地的分布图:“第二军团第三大队是吉奥格里斯的大队吧……我记得他的大队是安置在营地最东面,靠出海口的位置。”

    “是的,司令官大人。”

    “吉奥格里斯的大队表现很好,严格执行了《军法》的岗哨执勤制度,并且发现敌人后,反应迅速,应该给予奖励!及时发现敌情的哨兵更要奖励!”戴弗斯回头对刚赶来的书记员亚里斯多克拉底说道。

    亚里斯多克拉底忙记录下来,明天再报与军法官。

    “其他大队的情况怎么样?”戴弗斯又问。

    “各个大队都及时得到通知,没有引起大的动静。”马尔提乌斯回答。

    戴弗斯对部队在黑夜中依然保持着联络的通畅和秩序很满意,平日里严格的训练发挥了作用,他笑道:“克罗托内想学我们进行偷袭,可惜我们不是克罗托内。大家都去睡吧,养足精神,明天还有得忙。”说完,他转身进帐篷,很快进入梦乡。

    马尔提乌斯同守卫大帐的卫兵说了几句,也随即离开。

    只有初上战场的亚里斯多克拉底的心绪还难以平静,他盯着大帐前熊熊燃烧的火盆,发了会儿呆。在夜晚来临时,要在营地最高指挥官大帐前竖起火盆,是《戴奥尼亚军法》中的规定,按照戴弗斯的解释:首先是为了夜间汇报情况时便捷,其次是当夜袭、营啸等意外事件发生时,混乱中的士兵一眼就能找到指挥官的所在,便于稳定他们的士气,重整部队。总而言之,指挥官是全军士气和希望之所系,在黑暗中随时随地都能让士兵看到指挥官的大帐,有助于消除他们对黑暗的恐惧。

    耳边听着大帐内传来戴弗斯轻轻的鼾声,身体感受着火盆散发出的热力,亚里斯多克拉底的心中的紧张不安在迅速的消散……

    出城500人,仅有几十人逃过戴奥尼亚骑兵的堵截,逃回城中。

    米隆知道后,呆立良久。戴奥尼亚人看似简陋的、未完成的营地防范如此森严,出乎他的意料,这次的教训让他终于抛掉最后一丝侥幸,从心底深处承认:戴奥尼亚的这支部队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他决定不再冒险,全力防守克里米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