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第两百一十八章 梅亚罗之战(二)

第两百一十八章 梅亚罗之战(二)

 热门推荐:
    “所以让敌人攻进镇里来,利用我们戴奥尼亚军团士兵善于近身厮杀的特长,利用这些狭窄的街道和废墟,让敌人的优势兵力得不到充分发挥,这是我们事先制定好的作战计划,是正确的计划,我们应该坚持!”吉奥格里斯强调道。

    “但敌人并没有上当!再这样等下去,锡拉库扎人没有杀进来,弩炮发射的石弹已经砸到了我们的头上!”泰格提诺斯烦躁的喊道。

    “其实锡拉库扎人的这种打法对我们有利,昨天晚上乘快船赶到港口的探子不是说了吗,今天他们就准备在锡拉库扎、卡塔奈等几个城邦发起暴乱,或许到最后根本不用与锡拉库扎人交战,他们就会被迫撤退。”赞提帕里斯有些期盼的说道。

    “那些没有胆子、只会偷偷摸摸的家伙们说的话你也信?!”泰格提诺斯脱口而出。

    其他队官听到这话,脸色都有些变了,他们多少听闻这些探子可是戴弗斯国王培植的亲信。

    安东尼奥斯看了一眼在一旁脸色尴尬的谢洛芬尼斯,轻声呵斥了泰格提诺斯一句:“如果没有谢诺芬尼斯的帮助,我们会这么轻易的就占领了梅亚罗吗!能够这么快就得到西西里人的帮助吗!幼稚!”

    其实,对于探子传来的密信,安东尼奥斯也是半信半疑,但现实的情况让他没有更多的选择。在这一片陌生的土地上,基本都是敌对的势力,除了呆在梅亚罗,他的第一军团还能退到哪里去!安特拉波里斯的计划如果能够成功,当然是皆大欢喜的事!

    这时,在港口嘹望的士兵急匆匆跑来报告:“军团长大人,我们的舰队……我们的舰队来啦!”

    该死的塞克利安终于赶到了!安东尼奥斯精神大振:“命令部队带领流亡者的家眷,维持好秩序,向港口撤退!”

    “是,军团长大人。”大队长们及流亡者首领齐声回应。

    塞克利安其实没有来,他还在利吉姆养伤。虽然塞克利安平时性格张扬,不喜欢受军团指挥,但是在战争的关键时刻,他也绝不会含糊。更何况昨天安东尼奥斯特地派出快船,冒着风险,赶到利吉姆,向他提出要求:希望明天戴奥尼亚舰队能够早点到达梅亚罗,以应对锡拉库扎人的全面进攻!

    塞克利安不敢轻忽,还特地告诫代替他指挥舰队出征的弗拉里奥斯:第二天一早就率舰队出发,要尽快赶到梅亚罗!

    戴奥尼亚舰队的到来和镇内的士兵、民众涌向港口的情形,被侦骑回报给马西阿斯。

    马西阿斯在气愤的大骂帕罗尼苏斯的无能之后,接着问道:“援军到什么地方了?!”

    “已经过了西库利,应该很快就会到阿尔坎塔拉河南岸。”

    “派人去催促他们再快一些!”马西亚斯终于下达命令:“吹响进攻号,不要让戴奥尼亚人跑了!”

    是的,马西阿斯花费这么长时间的准备,消耗了这么多撸炮,可不仅是为了赶跑这支入侵西西里的戴奥尼亚军队,而是要完全彻底的消灭它,以振奋锡拉库扎人的士气,为他自己赢得名望。

    由于时间紧迫,不能让戴奥尼亚人有时间从港口登船逃跑,再在西西里的其它地方登陆,马西阿斯不可能让军队绕过梅亚罗同样有陷阱、障碍的北面,再赶到东面进攻港口,那样太耗时间。于是,锡拉库扎联军士兵直接从已经被清理干净的西面镇外开始进攻,跨过被弩炮轰击得几乎消失不见的木墙,气势汹汹的杀入镇内。

    浩浩荡荡的大军被纵横交错的街道分成一股股的细流向前渗透,很快戴奥尼亚联军的狂飙激进遭遇了麻烦。

    “嗷!我的脚!我的脚被扎穿了!”

    “快停住!别往前挤,前面有大陷坑,队长他们都掉进坑里啦!”

    ……

    锡拉库扎人万万没有想到,戴奥尼亚人不但在镇外做陷阱和障碍,在镇内也同样如此。

    事实上,这是昨天第一军团士兵带领流亡者民众连夜制作的。即使没有卡坦奈的密探昨夜来紧急报信,安东尼奥斯也没打算带领部队坐船逃跑。对于他来说,戴弗斯在第一军团临出发前下达的命令中可没有“一旦战事不利,允许其撤退”的话,如果他未战先退,即使戴弗斯看在往昔情分上,原谅了他,将来他在戴奥尼亚恐怕也再没有什么前途可言。

    而对于第一军团的士兵来说,他们就考虑得更加单纯一些:一向被戴奥尼亚民众称之为“最英勇”的军团士兵,他们怎么允许会自己成为胆怯的逃兵!

    安东尼奥斯之前的假意撤退只是为了引诱敌人提前进攻而已,一旦他们进入镇内,开始与军团士兵厮杀,弩炮自然也就不敢再发射石弹了。同时,他也要将让流亡者战士们牵挂、让军队要分心去照顾的家眷们安排上船,让部队能够心无旁骛的全力作战。

    当锡拉库扎联军的300名骑兵快速奔驰到港口附近时,他们看到的是3000多名流亡者士兵列成方阵,护住港口,在他们身后成千上万的老人、妇女、孩子在水手们有秩序的引导下,奔向码头,加紧上船。

    锡拉库扎士兵当然不可能去冲击防御严密的希腊方阵,他们只是远远的监护,等待步兵赶到。

    然而此时的锡拉库扎士兵们被频繁出现的陷阱吓得有些缩手缩脚了,他们小心翼翼的前进,并且开始向两侧扩展。

    就在这时,第七大队长茨比特率领的轻步兵出现了,他们不是像正规会战中那样以集群的方式向敌人抛射箭矢和投掷标枪,而是躲藏在街道之间的破烂房屋中,或者趴在废墟上,或者直接站在大陷坑的对面,以精准射击的方式攻击敌人。

    锡拉库扎士兵专心于探测前方道路的陷阱,突然侧面屋舍窗户中飞出一支箭射中士兵没有盔甲遮拦的大腿;上方屋顶突然落下一支标枪,扎穿了士兵来不及用圆盾防护的肩膀……戴奥尼亚轻步兵神出鬼没的偷袭,由于是近距离,因此杀伤率极高。

    锡拉库扎人由于考虑到要与戴奥尼亚人进行正面厮杀,轻步兵们不可能冲在前面,而冲在前面的重步兵现在已经被戴奥尼亚人的陷阱和远程偷袭弄得心生惧意,前进的速度更加缓慢……

    …………………………………

    在麦德玛城,这几日戴奥尼亚人虽然没有进攻,但麦德玛守军却也没有放松警惕,因为前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卑鄙的戴奥尼亚人驱使之前在战斗中被俘虏的麦德玛人和洛克里人背负土袋填平了城墙前的一段壕沟。

    前晚,麦德玛人趁着黑夜从城墙催下绳索,让士兵滑下,想要将填平的壕沟重新挖开。谁知戴奥尼亚人早有防备,在不远处埋伏了轻步兵,让麦德玛折损了不少士兵。

    麦德玛人遭此挫折,再也不敢轻易出城,他们深知自己处境危险,唯有全力守城,同时期盼会战失败的锡拉库扎人能够逆转战胜戴奥尼亚,为麦德玛觅得一线生机。

    今天,麦德玛士兵站在城头,警惕的眺望前方:戴奥尼亚人就象前几天一样,开始在百米外的城前列阵,但这一次不同的是他们的阵前多了两座攻城器械,即使是在百米之外,仍然让麦德玛士兵感觉到了它们的庞大。

    “快!快来看!那是什么东西?!”有士兵惊慌的对同伴喊道。

    “这……这应该是攻城塔吧。我听洛克里人说过,锡拉库扎人就是用这种器械攻克了不少的城邦。”

    “它似乎比我们的城墙还高!我们……我们应该怎样对付这种东西?!”

    就在守军紧张不安的时刻,“呜!……”进攻的军号声响彻戴奥尼亚的军阵,麦德玛攻城战拉开了帷幕。

    …………………………………

    “军团长小心!”副官将冒险抵近木墙前的马托尼斯按下去,只听“呼”的强劲风声,一颗石弹从他的头顶呼啸而过。

    马托尼斯心有余悸的摸着脖子,破口大骂:“该死的弩炮队,是想要杀死——”

    话音未落,只听前方“轰隆”的一声震响,石弹击中了八九米外的塔楼。

    锡拉库扎人仓促制作的塔楼并不太结实,被15公斤的硕大石弹正面击中塔顶,不但木屑纷飞、护板掉落,而且塔楼震动着向后倾斜,伴随着塔顶标枪手的惊叫声,六米高的塔楼直直的砸向了地面……

    “太棒啦!弩炮对真是太棒了!继续给我这样打!……”马托尼斯兴奋的挥拳大喊。

    副官翻了翻白眼:刚才还在痛骂弩炮队,转眼就变了口吻。

    塔楼被击中让士兵们兴奋,但是这样的机会也就这么一次,毕竟塔楼太靠近木墙,射出去的石弹只有紧贴墙头,才有可能堪堪击到塔顶,这样所冒的风险太大,因此戴奥尼亚守军更多的还是依靠轻步兵发射火箭、投掷油罐或者直接用箭矢攻击塔顶的标枪手……通过这些方法已经烧毁了两座塔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