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第七十一章 关于真理的演讲

第七十一章 关于真理的演讲

 热门推荐:
    戴弗斯迅速的扫视全场:那些一脸怒气的恐怕都是毕达哥拉斯学派的成员,那些不满的瞅向这些人的听众估计可能是学园的学生、学校的老师、以及戴奥尼亚的一些民众,还有一些茫然的民众根本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而在最前排的这些邀请来的知名学者,有的冷眼旁观,有的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壁板,有的则手中比划着、似乎在进行演算……

    而数学院院长门托提克埃尔斯之所以没有出现在这里,戴弗斯知道这是因为这几天他恰好患了重感冒,连他的演讲都是让学生来代替他说的,如果有做事稳重的他在这里,恐怕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想到这些,戴弗斯再次瞪了马提科里斯一眼,然后朗声说道:“各位,这里是学术的殿堂。在这个充满知识的神圣地方,没有出身、地位的高低贵贱,也不比较拳头的大小和声音的高低,一切都在知识上见真章!现在我站在这里,不是以一个国王的身份,而是以一个求知者的身份认真的向在座的各位学者请教,刚才这位青年学者所做的演讲、所进行的论证是否是错误的?”

    “说的好。陛下!”听众中有人大喊了一声,随即会场上响起了掌声。

    掌声越来越热烈,戴弗斯不得不示意他们保持安静,然后再次大声问道:“这个论证是否有错误?”

    会场内沉寂了一下。

    一名毕达哥拉斯学派成员站起来说道:“当然有错误!”

    会场内再次掀起了较大的喧哗声。

    戴弗斯不动声色的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说道:“那好,你上来验证它的错误!”

    那成员却摇头说道:“我不用上去,这个论题本身就是错误的,根本就不存在独立于整数和整数比之外的数!”

    戴弗斯的脸阴沉下来:“知识的真伪用知识来证明,而不是靠耍无赖!如果接下来你们毕达哥拉斯学派还是以这种方式来扰乱会场的话,我不但质疑你们的学术水平,而且还会将你们列为本次大会不受欢迎的人,驱逐出图里伊!”

    戴弗斯语气冷硬的说道:“现在我再问一次,这个论证是否正确?”

    毕达哥拉斯学派的成员们,包括吕西斯,你看我、我看你,个个神色紧张不安,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说话。为什么当年希帕索斯会被杀?就是因为毕达哥拉斯学派的成员们虽然保守顽固,但数学水平绝对在地中海是顶尖的,他们心里知道希帕索斯验证的东西是正确的。几十年来,学派成员一直不敢触碰这一领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他们当然不敢独自站起来颠倒黑白,而被其他学者嘲笑自己的学术水平。

    会场内再次沉寂了一会儿。

    雅典数学家塞阿埃特图斯站了起来,他神情凝重,缓缓说道:“我认为福斯特卡达的整个论证过程没有错误,二的开方确实是一个……新的数。”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人大声喊道:“你胡说八道!”

    戴弗斯双眉倒竖,指着他厉声喝道:“给我把他赶出去!”

    士兵们立刻冲过去,架起那人的胳膊,将他拖出会场。

    戴弗斯用力捶打了一下桌面,厉声说道:“我说过,任何人要是不服,可以上来论证。谁要是在下面闹事,别怪我不客气!”

    戴弗斯说完,场下的吵闹声小了。

    接着又有几位来自库勒尼的数学家先后站起来,认为福斯特卡达的论证是正确的。

    “好样的,福斯特卡达!”听众中有人高喊,有人鼓掌,也有人向福斯特卡达表示祝贺,会场内开始热闹起来。

    毕达哥拉斯学派的成员愤然站起,准备离场。

    戴弗斯见状,大声说道:“毕达哥拉斯学派的学者们,请听我说完,再决定是否离开。”

    戴弗斯的话让吕西斯他们暂时停住了脚步。

    戴弗斯神色庄重的大声说道:“我们人类从远古时代的愚昧发展到今天,对大自然的奥秘有所了解,正是靠着一个又一个的先贤前仆后继、努力去探索的结果。

    今天的你们是一定会比百年前的泰勒斯、阿那克西曼德、毕达格拉斯这些伟大的学者所掌握的知识更加的丰富,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也更加的深刻。不是因为你们比他们更优秀,因为你们是站在这些巨人的肩上,继承了他们的知识,并且用这些知识去发现更多的知识,这就是我们希腊人、我们整个人类在不断的发展壮大、更加繁荣富强的原因。否则,人类只会停滞不前,甚至最终消亡。

    毕达哥拉斯是一位伟大的学者,他壮大了数学的领域,并且丰富了数学在社会中的应用。但是,他并非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事实上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人,即使是神力强大的天神宙斯也要请教别人才会知道,谁将来会取代他的位置。

    毕达哥拉斯学派中有很多的创见都是后来的成员所发现的,我相信你们心里也都很清楚。因此他当然也可能因为当时对这个世界认识不足,而犯一些错误。

    有错误不要紧,只要能发现错误,并勇于改正错误!因此,你们学派中优秀的成员——希帕索斯发现了这个‘非自然数’的问题!”

    戴弗斯用手拍着壁板,激动的说道:“他勇敢的说出来真像,是基于对数学的真正热爱!但是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要捍卫真理,就要付出血的代价!希帕索斯死去了!他死在毕达哥拉斯学派其他成员的恐惧、保守和无知之中!

    你们固守于毕达哥拉斯的一个错误认知,而桎梏了你们的思想,封闭了你们的智慧。你们像埋在沙子里的鸵鸟自以为什么都看不见,难道这个独立于整数和整数比之外的数就不存在了吗?!”

    戴弗斯说到这,转身问福斯特卡达:“你告诉我,像这样的数还有多少?”

    福斯特卡达立刻大声说道:“还有不少,具体我没有统计过,比如三的开方、五的开方……这些数主要都存在于几何的运算中!”

    “很好!”戴弗斯点点头,更加胸有成竹的大声说道:“我相信你们毕达哥拉斯学派的人一定很少去研究几何,因为只要一研究它,就会碰到这个问题!我相信不是没有人对这个问题怀有疑问,但是一旦他们想到希帕索斯的悲惨遭遇,他们就会选择退缩!

    几何,本应是数学中最重要的一个领域,和我们实际的生活关系密切。但可悲啊!因为一个错误的认识却让它成为你们百年来在数学研究上的心病,它成为你们在完善和扩展数学领域上的绊脚石!

    在这里,我要送给你们以及在座的各位一句话,‘我爱我师,但我更爱真理!’因为只有真正的真理才是维持这个世界生生不息的源泉。它就在那里,只有不断学习、不断努力、不畏权威、不怕牺牲的勇敢者才能不断的发现它!我期待戴奥尼亚学园、毕达哥拉斯学派以及在座的各位学者要以这样的精神去研究世界,那么你们一定会有更多的发现,从而让我们的文明更加的繁荣!我就说到这里。”

    戴弗斯话音刚落,全场听众都站了起来,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甚至塞阿埃特图斯等知名学者也鼓起了掌。

    马提科里斯一边鼓掌,一边兴奋的说道:“说得太好了!说到我心里去了!陛下所说的正是我当初同意让福斯特卡达上去演讲的原因!”

    旁边的学生们也没心思腹诽这位长于研究、拙于言辞的老师,他们都在拼命鼓掌。

    部分毕达哥拉斯学派成员恼羞成怒的离开了会场,也有部分以吕西施为首的成员选择了留下。

    戴弗斯回身面对福斯特卡达,称赞道:“你以无畏的学术精神,做出这样大胆的演讲,我想整个地中海世界的学者们都会感激你,因为你为他们扫出了研究数学的一大障碍!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精神,在你的学术研究上作出更大的成绩!有更多的发现!”

    福斯特卡达激动的回答:“我会的,陛下!”

    戴弗斯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面对听众,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接着离开会场。

    吕西斯等人神色复杂的看着他的背影。

    塞阿埃特图斯等人则面带敬意的目送他离去。

    更多的听众则是以更热烈的掌声欢送他。

    在数学院会场发生的这件大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戴奥尼亚学园,无数学者和学生惊喜于这个新的数学发现,在为曾经死去的希帕索斯感到痛心的同时,也被戴奥尼亚国王在会场上那一番发人深省的演讲所震动。

    尤其是戴弗斯那一句“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更是让无数人反复念叨,感触颇深,也让青年学子们有了更多的动力。

    柏拉图听说之后,更是对自己的学生说:“就凭戴弗斯国王所说的这番话就能证明他就是一位哲学家!”